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胖雨】吵(车慎入)

*ooc 私设预警

*开车慎入

*特别特别想看胖雨车!!求推荐!!

  不空手套白狼!我先发一辆!!

*肉柴  不好吃  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就干了起来的故事


樊振东的怒气来得有理有据。

 

对面卡座里的周雨笑得比红红绿绿的镭射灯还晃眼睛。

 

去他妈的加班。加班加到酒吧里了。

 

樊振东重重地将手里的杯子放下来,杯里还未融尽的冰块狠狠地碰撞着杯壁,清脆的响声隐进凌乱嘈杂的电音里,不着痕迹,也没人发现樊振东的怒气。

 

周雨已经好几天没给他个好脸色了,成天早出晚归不说,樊振东甚至在电脑里发现了周雨查找租房信息的浏览记录。一切的线索都指向着——周雨要搬出去。

 

樊振东懊丧地抓了把头发,心里的火气一把一把地烧上来,一口气堵得他快要窒息。蹭地一下起了身,几步走到周雨那桌前面,不留情面地把车钥匙往周雨怀里一扔,差点砸到人脸上,语气也颇为强硬,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喝醉了,送我回家。”

 

周雨下意识接住了扔过来的东西,抬头瞧了一眼樊振东,将那脸不红心不跳的清醒模样看了满眼。周雨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少爷是在这故意整人呢。碍着面子也不好在人前和他起争执,只好冲身边的妹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指了下樊振东,“你看,征我去做车夫呢。”一句话说完又凑人姑娘颊侧旁,看起来就像是亲昵的吻别,可惜周雨却小声来了句,“今晚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先收工吧。”

 

言罢周雨冲姑娘眨眨眼,抓起外套绕过樊振东时脚步顿了一下,瞥了樊振东一眼,“杵那儿干嘛呢?你不回家了?”

 

樊振东沉默不语地跟上,俩人一前一后,气氛有点儿尴尬的剑拔弩张。

 

周雨十分熟练地坐到车里开始发动汽车。从某种意义上说,周雨对樊振东这车甚至比对自己的车还要熟悉。樊振东也颇为自觉地在副驾驶上瘫成了一滩烂泥,十分努力地扮演着一个醉汉的角色。

 

樊振东扯松了领带,又解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瞟了眼周雨,“喝了还开车?周警官知法犯法。”

 

“樊局长的指示,哪敢不听。”周雨紧紧地抓着方向盘,眼睛也直直地目视前方,连半个眼神都没分给樊振东,一句话接完又续了句,“放心吧,我没喝,要不了你的小命。”

 

樊振东被这句话给说笑了,歪着头,弯弯的一双笑眼却毫无笑意地盯着周雨的侧脸瞧,“周雨你有意思没意思?生得又是哪门子的气?”

 

周雨没搭腔,只顾着跟手里的方向盘较劲。他一向是个笨嘴拙舌,说不过就想动手的,这时候要是和樊振东说起来,真怕落个车毁人亡的结局。周雨喜欢樊振东,喜欢得不能再喜欢了的那种喜欢,就算如今热血凉了一半,也犯不上把自个儿的命搭他身上。

 

一个急刹车终于把车妥帖地停在了车库里,周雨熄完了火,长腿一迈出去就把门给甩关上了。力道之大,震得车身都猛烈地晃了几晃。樊振东紧跟着从车里钻了出去,两三步上前就拽住了周雨的手腕,给人拉了个趔趄。

 

“周雨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樊振东的音调压得很低,显然也蕴着怒气。

 

“好啊,你要谈什么。”周雨就真的站在那没再动了,皱着眉头盯着樊振东,快要把人盯出个花儿来。

 

樊振东十分坦然地接受着周雨目光的洗礼,手还是紧紧箍着周雨的腕子。

 

“比如,说说你今晚的加班?”

 

“就像你看到的,”周雨难得地嗤笑了声儿,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往回抽了抽自己的手,却没能抽出来。

 

“你放开我吧。”突然,周雨的语气里变得就像是泄了气一样有些无奈。

 

“我不放!”樊振东被激得起了性子,执拗得像个不肯让步的孩子。

 

“小胖子,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是不是?”

 

“你打!你照着这儿打!”樊振东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像是料准了周雨不会动手一样。

 

周雨空着的那只手高高地举了起来,使了十足的力道挥过去,却还是在最后一刻收了劲儿。樊振东瞅准了时机,扭着周雨的肩膀就把他压到了车上。

 

“你就不能好好的?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

 

“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啊,樊振东?炮友?”

 

这问题一出,气得樊振东不想回答。自己满心满意地系着这人,怎么就被问了这么个问题。口头上的表白是少了些,难道自己做了那么多,对方就感受不到吗?樊振东一气之下拉开了车门,把周雨推倒在车后座上,自己也倾身压进去。

 

“还炮友呢?我今天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炮友?”言罢便开始上手扒起了周雨的衣服。

 

周雨这时候也不知道是没抓住重点还是怎的,竟然被激起了莫名其妙的斗志。

 

“你以为我会心甘情愿被个炮友压是吗?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这要是真的炮起来,谁压谁还不一定呢!”周雨也不甘示弱地开始扒起了樊振东的衣服,樊振东本来就解得半开的衬衫瞬间就被周雨扯得皱皱巴巴的。

 

本来就不大的空间,被这两个大男人哄闹一气,显得更加窄小了。胳膊腿伸展不开不说,光脑袋就平白撞了好多下。两人都闹得有些喘,周雨的腿还紧紧缠着樊振东的,一时间,谁都动弹不得。

 

两人这阵子闹冷战,自然没什么心思去解决生理问题。经过几番磨蹭,小兄弟们早就争先恐后地敬起了礼。想来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存心想给樊振东好看的周雨悄悄抬起了腿,脚后跟一下一下蹭着樊振东的大腿根,不安分地还想继续往里面挤。

 

然而腿部开合间的动作正好给了樊振东可乘之机,樊振东半跪在后座上的那条腿往前一移,膝盖直接蹭上了周雨的兄弟。

 

“你偷袭。”周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满眼控诉地看着樊振东,仿佛对他的无赖行径难以置信一样。

 

“兵不厌诈,好用就行。”樊振东还是那副怒气冲天的样子,脸一板,整个人都狠厉厉的。他将膝盖又往前蹭了两分,半带威胁半带调笑地挤压着周雨的小兄弟,然后开了口,是不容反驳的语气。

 

“周雨,我喜欢你,是看见你和别人凑一起就来气的那种喜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将我们之间的关系理解为炮友,你这个人都没有心的吗?”

 

周雨有一种被反咬了一口的委屈,明明先不承认自己的是他,怎么这人还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心?周雨出离愤怒了,暴力因子上来了挡都挡不住,也不在乎自己的命根子还在人家的膝盖之下。伸着手臂环住樊振东的脖子,狠狠往下一拉,两颗脑袋咚地一声就撞到了一起,直撞得人头昏目眩。趁着樊振东的迷糊劲儿,周雨生生将两人的位置给调换了个儿。

 

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傻招儿也就这实诚货能想出来,樊振东一边腹诽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抬眼却瞧见周雨的手臂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此时正自上而下地看着他。眼角红红的,额头也红红的,大约是撞的。看起来有些可怜,还有些好笑。

 

“你和妹子相亲相得开心,完全否认我的存在,转头又说我没心。这手倒打一耙玩儿得溜。”周雨一只手撑在樊振东身侧,另一只手的食指正三分指责七分挑逗地绕着樊振东的胸口绕圈圈,指尖时不时地挑弄过胸前的小肉丁,一下一下勾得人心颤。

 

这话在脑子里过了一圈儿,樊振东就笑了。敢情是为着这事儿呢,天地良心,纯属误会啊。

 

樊振东抬手握住了周雨的手,而后把周雨的手掌紧紧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周雨手掌下压着热乎乎的皮肉,心脏就隔着这层皮肉扑通扑通地跳着,突然间就有种将对方的生命扼住了的感觉。樊振东的手还压在周雨的手背上面,半分未移。

 

“这事儿我得跟你道个歉。这任务当时是要保密的,想着怕你知道了会误会也就没跟你说,没想到你还真误会了。”樊振东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两弯月牙,刚缓和了情绪就开始调笑周雨,“周警官你怎么回事儿啊?你的侦查能力呢?就冲你这业务能力,这个月我得扣你工资啊!”

 

周雨从那笑中读出了一丝丝不怀好意的调戏,一联想到自己这几天阴阳怪气的表现,不禁闹了个大红脸。只怪自己遇见这事儿便没了平时的大度,平白让这小孩儿看了笑话。

 

趁着周雨羞惭的工夫,樊振东的手抚上了周雨的臀尖,指尖儿还在另有所图的往臀缝里划拉。恼羞成怒了的周雨啪地一下就把樊振东的手给打掉了,凭借着身体上的压制,拉着樊振东的手压到了他头顶。樊振东嘴角还沁着笑,直到周雨拽了他领带将他手绑到了顶棚把手上,樊振东嘴边的笑才渐渐散去。

 

“我靠,你干嘛呢!”

 

“宠辱不惊?胜券在握?”周雨使了点儿力道弹了下樊振东的小兄弟,“别给我卖萌,就看不得你这样儿!”

 

茹素太久,今晚种下一辆小车车,希望周末能收获好多小车车,阿门

评论(21)
热度(164)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