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君有疾02

*无脑小段子

*ooc与天雷齐飞

*前篇胖雨,没啥关联,可戳头像~

------------------

01

 

周雨自从做了那小皇帝的专职御医后便少有空与方博拉扯家常了,方博感慨耳根清净的同时却也有那么点儿小惆怅涌上心头。无聊啊,实在是太无聊了。

 

他本就对加官进爵没甚么兴趣,更是对宫里的贵人们避之不及,只剩下了一边配药一边听周雨唠叨这一项兴趣爱好。如今周雨忙得脚打后脑勺,彻底是把他给撂下了。

 

方博叹了口气,举着半片叶子逗弄兔子,猝不及防却被兔子给啃了一口。

 

流年不利,真是流年不利,这年头连兔子都咬人了,难不成要变天了?

 

02

 

其实说是要变天了也没错,因为宁远王回朝了。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是宁远王篡了位那也是应该的。”小太监神神秘秘地凑到老太监耳边来了这么一句,却被平时看起来颇为和气的老太监赏了个暴栗。

 

“想死可别拽着咱家。”老太监手里抓着的枣子啃了一半,赶紧离那小太监远了半寸。

 

“干爹,也就咱俩说说,也好早做打算是吧。”小太监搓搓手,又小声续道,“先皇这事儿做的就是不地道啊,若不是当年怕他篡位,高宗怎么会弄了个兄终弟及,放自己的孩子去外地当王爷?”

 

老太监半眯着眼没搭话,静等着小太监继续说。

 

“高宗当年是怕自己孩子没能力自保,所以才把位置给了弟弟。如今...您看今上也没什么能力自保吧?可当年还是个孩子的宁远王却长大了,他就能心甘情愿地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皇位给个黄毛小子?”

 

“他倒是不甘心呐,可惜...”老太监眉毛轻轻抖了抖,高深莫测地指了指脑袋,“脑壳坏了呀。”

 

03

 

宁远王脑壳坏了回京医治这件事明面上被遮掩着,可暗地里却是被人有心散布得人尽皆知。至于是谁散布的,用坏了的脑壳都猜得到这是当今太后的手笔。

 

传闻中坏了脑壳的宁远王走在宫里面不改色地接受了一溜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目光,只在途经净身房,听到里面的惨叫时顿了顿脚步。

 

卧槽,封建残余害死人啊。脑壳有疾的宁远王如是想。

 

04

 

许昕作为一个接受了二十多年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的热血青年,是向来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的。直到他被扔到这个从来都没听说过的郑朝,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真的摊上事儿了。

 

更可怕的是他刚来到这边,还正晕乎着,连人物关系都没搞清楚的时候就被人打包发往京城了,那动作利落得简直赶上顺丰了。于是许昕眼睛一闭一睁,只好谎称自己身体抱恙,至于是怎么被传成脑子有病的,许昕也不是很明白。

 

自己这王爷明明当得特别有威严啊。

 

其实并不。

 

05

 

“李医丞,太后娘娘传您这儿最好的医官去给宁远王瞧病。”来传旨的太监板着脸,一段话说得义正言辞。说完了又赶紧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补了句,“您要是真给找了个医术好的,可得小心有贵人怪罪。”

 

老油条一样的医丞眼睛滴溜溜一转就明白了这话里五六分的意思,随手一指角落里的方博,而后拱了拱手。

 

“方医官,别看他小小年纪,可他系出名门,家学严谨,医术高妙,是医治宁远王的绝佳人选啊!”

 

“哦?”总管太监用探究的眼光扫了眼方博,突然被指出来,还抱着兔子的方博下意识地抖了个激灵。

 

“方御医?那就接了太后娘娘的懿旨吧。”

 

方博哭丧个脸,满心的不愿意,却也只好把怀里的兔子往地上一放,躬着身子接了旨。

 

“微臣接旨。”

 

接你大爷!

 

06

 

许昕一手撑着下颌一边打量着正给自己扶脉的小御医。

 

这双眼皮可不小,跟镰刀割的似的,得亏是个古人,不然还不得被人说整容了啊。想着想着没憋住就笑了出来,这人要是单眼皮得长成啥样啊。

 

什么病症都没摸出来的方博正皱着眉头查病因,听见脑袋顶传来的笑声便越了矩抬头往上看了眼。

 

可了不得,笑成这个模样,确实像是个傻的。

 

家学深厚的方御医点点头。


评论(8)
热度(56)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