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胖雨】君有疾01

*ooc预警、私设预警
*无脑小段子
*小皇帝就是小胖啦hhh

-------------

01

 

“世人总将医者归入巫祝、乐师、工匠之一道,但行医者万不可妄自菲薄,当有胸怀天下悬壶济世之心。”老太医令捻了一把胡子,环顾了一圈。新进的小药童各个神采奕奕,似是被老太医这番话说得热血沸腾,唯独一人那眼睛有一眨没一眨的,恨不得马上就要睡过去。老太医重重地咳了一声,吓得周雨赶紧伸拳头捶了一下方博,情急之下力道没收住,方博趔趄了一下,傻里傻气地歪着身子,恰好和老太医四目相对。

 

“你来说说,你为何要在这太医院做药童啊?”老太医笑了笑,随手指了一下方博。

 

方博张嘴卡了下壳,“我,我娘逼的。”

 

02

 

“就没见过你这么不求上进的。”周雨背着药箱出诊回来的时候,方博还在太医院的园子里喂兔子。

 

方家世代行医,在民间积累了不少名望。到了方博他太爷那一代,正赶上宫里有个娘娘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症,于是奉诏进宫,这便成了天子御医。周雨则不同,与方博这种子承父业的相比就显得有些出身微末了。不过他是真真正正地一心学医的,他曾被个致仕的太医救过命,至此便立下了这个志向。

 

方博吸了吸鼻子,回头瞧见周雨,没吭声,只是递给他片叶子示意他一起喂兔子。周雨接过叶子,歪着头往药园里瞅了半天,心里却在数着。

 

一...二...三...四...瞬间爆炸。

 

“方博你怎么揪我叶子喂兔子!”周雨瞧着自己养的那棵紫苏叶子少了一半,眼睛瞪得溜圆。

 

“那...那你揪我的呗...我不小心给搞混了。”方博捏着叶子的手抖了三抖,被周雨那嗓音给震得一阵阵发懵。

 

周雨闻言赶紧拽了把叶子揣到兜里。

 

“可是方博让我揪的,那我就多揪些。”

 

03

 

小孩子打架这种事情也是常有的,只是这事儿放到了皇家,就可大可小了。往大了说便是不睦弟兄,被人参一本失德,也无话可说。

 

郑国的老皇帝刚驾崩不到一年,新继位的小皇帝是个毛还没长全的孩子。明显他那兄弟也还没充分意识到这位小兄长已经成了天子,不可同日而语,打架时依旧照人面门杵过去,小皇帝一个躲闪未及就被捶了个乌眼青。

 

龙颜啊!这可是龙颜啊!小王爷一看事态不对,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爬上了树,任小皇帝怎么往下哄就是不下来。

 

周雨走路惯是爱抄近路的,总是往那种边边角角里走。路过往常那棵必经的歪脖子树,就看见了这么个好笑的场面。

 

黑了个眼圈儿的小孩儿一会儿和蔼一会儿恐吓地哄着树上那个,偏偏树上那个抱着树不撒手说死也不下来。

 

周雨瞥见那孩子的衣料就明白自己这是摊上事儿了。

 

作死啊周雨,你这是碰上皇室秘辛了啊!

 

周雨轻轻躬了身体想悄悄退出去,刚往后退了两步,树上那孩子就指着他发了话。

 

“你是谁!”

 

小皇帝身体刚一转过来,周雨那半躬着的身子顺势就弯了下去,动作流畅,仿佛他本就要见礼一般。

 

“微臣太医院医官周雨参见圣上,”周雨顿了下,抬眼看向树杈上皮孩子,“呃,小王爷。”

 

小皇上刚说了句免礼,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自己的乌眼圈给捂上了。周雨瞥了眼皇上赶紧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反而是高处的小王爷目光在周雨那药箱上转了一圈儿,赶紧吩咐周雨。

 

“医官?你说你是太医院的?那你快给我皇兄看看,明儿可不能顶着个熊猫眼上朝啊!那本王可就死定了。”

 

04

 

“这...贵人诊脉要有脉案的。”

 

“朕不诊脉。”

 

“这...药是定量的,要注明来源去向的。”

 

“你就说给朕用了。”

 

“这...他人若要问起来,皇上缘何要用跌打损伤的药啊?”

 

“就说朕把你打了。”

 

“????”

 

周雨认命地从药箱里掏出了个小瓷瓶,往手心里倒了些凝胶状的膏体,用手捂热乎了才往小皇帝脸上糊上去,一下一下地轻轻揉着,生怕自己下手没轻重给人揉疼了。

 

小皇帝也是个能忍的,咬着下唇愣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泄出来,只在最后对着周雨来了句。

 

“今天的事情不许泄露出去,”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如今这样子太没有威严,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周雨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喏喏称是,心里却在腹诽小皇帝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正准备告退时,小皇帝又下了道谕旨。

 

“周雨?从今天起你就专门给朕请脉吧。”

 

......

 

显然这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然而周雨只能扁扁嘴巴,“臣谢主隆恩。”

 

 

05

 

所谓的专属御医不过是跟着皇上屁股后头收拾烂摊子的。今儿舞刀弄棒伤了,明儿与人约架摔了还不算,最要紧的是要应付太后的例行问询。

 

“周爱卿,皇上那眼眶一圈儿怎么青了。”太后端着瓷杯,茶烟氲氤中并看不太清太后的表情。

 

周雨往边上一瞥接收到了皇帝的讯号,于是深搭一躬,一脸真诚地满口胡说,“启禀太后,圣上这是...夜间读书至太晚所致,只需好好休息便无大碍。”

 

小皇帝对着太后微笑着点点头,一脸的乖巧。

 

 

06

 

“小雨啊,我那玉颜生肌膏怎么没啦?”这天方博不知哪根弦搭错了,竟然收拾起药箱来。

 

“额...我给皇上用了。”周雨眨眨眼睛,按预想的答案回答道。

 

“啊?皇上还没纳妃,怎么会用这种跌打损伤又臭美吧啦的药啊。”方博皱起眉毛,十分不解。

 

“额...皇上打了我...”周雨难得地磕磕巴巴了一下。

 

方博一脸狐疑地看着周雨,上上下下地反复打量了好几遍,而后摇了摇头,一脸痛惜。

 

一瓶都用光了?皇上小小年纪怎么能染上如此的怪癖。

 

“小雨啊,”方博叹了口气,“有困难就说,我会帮你的。”

 

“????”

评论(10)
热度(98)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