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兔子偏吃窝边草03

*假如国胖的各位住一个小区系列

*ooc,私设预警

*独立成篇,此篇昕博


------------------

又名:小心我告诉你老师和小心我告诉我妈


今天下午的自习有些过分安静了,刚假借值周生身份旷了十多分钟自习的许昕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进来,动作敏捷地坐回了马龙旁边,一点声儿都没出。

 

手肘捅了几下自己的同桌马龙,凑人耳边小心翼翼地轻声询问:“老师没在啊?”

 

马龙目不斜视,并没有理会许昕的话,正在草稿纸上计算数字的笔也依旧在纸面上划拉。马龙竟然不搭理自己?这个认知让许昕备受冲击,眼睛立时便睁得老大。正震惊着,只见凌乱的草稿纸上被马龙写上了一句话:别说话,有人看着呢。

 

许昕有些懵地眨眨眼,哪儿来的人啊?脑袋晃了晃四下里瞧了下,最后才在班主任的座位上瞧见个豆丁。

 

圆了咕咚的小脸上挂了两只圆了咕咚的眼睛,分明长得怪讨人喜欢的,却偏偏莫名严肃地板了张脸。最好笑的是他竟然穿了身红色的短款羽绒服,那衣服质量一定很好,蓬蓬松松的绒絮将布料撑得满满当当的,瞅着就像是个红色的圆球。

 

还真是挺圆的。许昕这么想着,嘴角扭曲的抿了抿却还是没控制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在一片安静的教室里格外惹人注意。果不其然,那小孩儿的目光也移了过来。

 

“这人谁啊?”许昕再次没忍住自己的好奇,撇过头去问马龙。

马龙身体岿然不动,只是眼睛翻了个白眼,依旧没有理会许昕,心里想着大哥你可别害我了。手继续在草稿纸上划拉:现在闭嘴你还有救。

 

调皮捣蛋的许大爷在自习课上无法无天惯了,根本没有安静的时候。这回马龙算是不理他了,闲得闹心的许昕只好一下一下地揪着前桌小姑娘的小辫子玩儿。照往常的惯例,许昕一上手,丁宁就该转过头来敲他了,今天丁宁就这么忍着任他揪,奇也怪哉。

 

今天也太不寻常了,觉得索然无味的许昕不知不觉地收了手,在某种诡异气氛的熏染下也掏出本子做起了数学题。

 

班主任就是在这时候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声进了教室,环顾了一下教室里低了一片的黑乎乎的小脑袋,满意地点点头。

 

“嗯,不错,大家现在都很认真。不知道有没有人扰乱课堂纪律啊?”说着老师冲角落里座位上的小豆丁招招手,“小博儿!”

 

座位上的小孩儿眨了两下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指着许昕,说了这辈子他关于许昕的第一句话。

 

“妈!他讲话!”

 

后来许昕到底为此受到了什么惩罚就不赘述了,根据当事人许昕的回忆,那一天自己得到的收获大概就是用光了自己仅有的三根水性笔,以及永生难忘倒背如流的十里长街送总理,呃,的第一自然段。

 

前一天手抄课文抄到绝望,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的许昕隔天往校服上别上值周生的小袖标,整个人就又活泛了起来。小大人一样优哉游哉地背着手满校园的乱逛,手里抓着小笔记本左记一点右记一下,美其名曰的检查卫生,完全看不出他昨天抄课文时的悲催样儿。

 

校园里不同的区域划分给了不同的班级来打扫卫生,许昕刚好检查到低年级的区域,赶巧就碰上了昨天毫不留情告了他一状的小豆丁。还是昨天的那件红羽绒服,大概是为了打扫方便,今天却敞着怀,露出里面的校服来。

 

“嘿,你过来。”许昕仗着身高,拽着方博胸前的红领巾就把小孩儿拉了过来,往人胸口上瞥了一眼,空白的一片,“你校牌呢?”

 

本该和方博一起值日的周雨今天请假了,整片区域就剩方博一个人在打扫。这会儿预备铃已经打过一遍了,操场上打扫卫生的值日生也拿着工具走得七七八八了。方博余光瞥见了向这边走过来的红袖标,心里更着急,一个劲儿地闷头打扫,也没注意这红袖标到底是谁。等到被人拎着红领巾拽过去,这才发现是昨儿那个死于话多的倒霉蛋。刚想硬气一把怼过去,只怪那值周生红袖标太过耀眼,总在方博眼前晃个不停。于是方博只好把刚提起来的那口气又默默咽回去,赶紧从外衣兜里掏出个校牌,赶紧把校牌别到自己的胸前:“刚才着急,忘带了。”

 

许昕微微低头一边向校牌上看过去,一边念念有词地拿起本子和笔开始记录,“一年二班的周雨啊,”话音顿了顿,拿笔往地上一指,“有杂物啊,扣0.5分吧。”

 

方博听见周雨的名字愣了一下,低头往胸口上一看,原来自己不小心把昨天从地上捡到的小同桌的名签给挂上了,反应了一阵才又问,“你是扣什么分啊?”

 

“扣你们班卫生的分啊你合计啥呢?我扣不到你个人的分啊。”

 

听到许昕扣的不是周雨的分,方博轻轻舒了口气,然后才突然想到扣班级的分才更要出大事啊。想到这里,他连忙出手抓住了许昕袖口,把刚迈了一步正要离开的许昕给拽了回来。

 

“哎你干嘛啊?”许昕被个小孩拽了个趔趄,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方博一只手拽着许昕,一只手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摸索出来一块旺仔奶糖,递到许昕面前,“我就这一块儿了,给你,你别扣分了。”

 

包装纸上的旺仔笑得喜庆,方博的小脸也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臊的,倒也相映成趣。许昕面上憋着笑,把糖推了回去,义正言辞地又开口。

 

“校园内吃零食,扣1.5!再说你小小年纪还学会贿赂了,我得告诉你班主任。”不知怎地,许昕就爱逗弄方博,是恨不得给人惹哭了的那种逗。

 

“你别太过分了!我...我告诉我妈!”

 

1999年的冬天,许昕和方博算是正式结下了梁子,这梁子过了十年二十年,还是横亘在那。人家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俩人互相牵绊着越缠越紧,大概人家也没想解开吧。


------------

小辫子丁宁在一个周末后突然剪了短发,在班里引起了轰动。刘诗雯戳戳她,“你是受了什么刺激?”

丁宁洒脱地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语气淡淡,“我看许昕这次还揪啥。”

评论(10)
热度(82)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