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有一条用户体验想与您分享·上(419点梗)

*ooc预警

*把三个妹子的梗集中了一下就是昕博双总裁419先做后爱的故事

*说来话长..很久很久以前419粉的时候来了一发点梗..转眼几个月过去了...估计没人记得了..可是我内心不安哇,先来个上篇...

*干巴巴风,不知道会不会翻车=v=

-------

刚洗完了澡的许昕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自己还滴着水的头发,另一只手举着空调遥控器在那调温度。听到门锁窸窸窣窣的响,许昕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锁门,撇头往门那边看过去,心里疑惑着,自己也没叫客房服务啊。

等那人把头探进来,许昕就笑了,竟是个熟人,这不今天才在办公室里号称要污得清新的小方总嘛。

方家大概是和官方有点儿什么关系的,社区里免费发放的安全套全部出自方家的工厂。没错,方博他家就是做计生用品起家的。只是这年头做快消品的哪个不得搞点儿花样,瞧那边杜蕾斯粉丝营销得风生水起,严肃正经的计生用品厂商也想重新包装包装,吸引一下全新的消费群体。老方总大手一挥,两条生产线分给儿子,儿啊,你去乱搞吧,搞活了最好,搞死了,大不了爹接着。

方博赶紧着就风风火火地搞了起来。全新的包装,全新的定位,只是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山寨的味道。又找到了许昕的公司来做营销,许昕好意提醒方博要来个独特的消费主张,方博赶紧摆摆手,别介,我们这走的是追随者战略,不求与杜蕾斯平分天下,只要与其相似,性价比更高就行。许昕心想着这还搞什么营销策划,自己山寨去呗,转念一想,送上门的钱哪有退回去的道理,于是又开始耐心地询问起广告主的要求来。这一问可不要紧,这方博要求还挺多。

方博捡起桌面上一款名为“小确幸”的安全套,一脸严肃地向许昕讲解了起来。

“所谓小确幸,就是你即便小,也很幸福。”方博眼睛认真地盯着许昕瞧,许昕赶紧摇摇头,心想着我可不小,然后出言反驳,“方总您的产品叫这个名儿,消费者为了面子也不会买啊。”

“小清新再怎么清新也得解决生理问题不是?我们走的是小清新路线,不说你都看不出来这是安全套,还以为是茶叶呢,叫这名不碍事的。”方博想了一会儿,又在桌面上抓了几个花花绿绿的安全套展示给许昕看,你看我们这款安全套的香味儿那都是绝对清新的,这个是茉莉花味的,这还有玫瑰味的。”

这包装确实挺清新的,美工不错啊,,,许昕这时候也认真起来,抓着方博带来的试用装研究起上面的图案来。

方博看许昕就只盯着那一款瞧,又从抽屉里捡出来几款,“你看,我们还有古风路线的,这一款叫点绛唇,里面的润滑液是红色的,是正正经经的中国红,看着可喜庆了。”

方博说着说着突然按开桌面上的手机看了一眼,脸上挂了丝歉意的笑。

“不好意思啊许总,我这边还有点儿应酬。这些试用装呢,你拿回去慢慢找灵感,我这还有些产品简介,你一并带回去吧。”

许昕就这么揣了一包的安全套回了宾馆,还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点身怀重器的忐忑。哪知道洗个澡的工夫就又和这去应酬的小方总又相见了。

喝的真是有点儿多。许昕抱着手臂瞧着醉醺醺的小方总晃荡进来,几步路被他走得七扭八拐,坦然得就像到自己家了似的,全然没把许昕那么大个人放在眼里。

方博直到差点儿撞上许昕才看见他,一抬头也被唬了一跳。嘴里喃喃地嘟囔,“哎妈呀,干嘛啊这王总怎么还给我找人了...”言罢冲许昕摆摆手,“行了你先走吧。”

黏黏糊糊的气音把许昕给气笑了,“方总,这可是我的房间,您让我去哪儿啊?”

“净瞎说,这要是你房间,那我是咋进来的?”方博的眼睛聚焦了一阵又作罢,没等许昕说话又接着续道,“算了算了,你不想走就别走啦。”

说完了话也不理在那杵着的许昕,绕过他径直往床尾一扑,哼哼唧唧地拿脸蹭被子。秉承着敌不动我不动原则的许昕抱着手臂靠着床头看着床尾那个跟鼹鼠似得把脑袋都埋被子里的方博,心里想着我开的房间哪里有不让我住的道理。一时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方博被闷得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儿。方博喘了一会儿却突然把脑袋从被子里拔了出来,迷迷糊糊地冲许昕问了句,“做吗?”


许昕一声不吭地斜靠在床头上看着床尾那边手忙脚乱的方博,脸上竟带了丝自己也未曾发觉的笑。方博在裤兜里摸索了半天,手里抓着自家公司的新产品,揪着包装撕了半天也没扯开,惹得臭脾气上来了,啪的一下就把安全套扔到了一边。

"没事儿,那咱就不用了。"方博嘴里一边腻乎乎地哄着许昕,一边手脚并用地爬到了许昕面前,自认潇洒地立起上身,伸手勾了下许昕的下巴。

许昕大爷似得叉个腿,歪着头,眼睛连眨也没眨地看着方博那塌下去的腰,满眼里就只剩下了后边那随着爬动扭来摆去的两团浑圆。还没等欣赏够,猝不及防就被他这流氓行径给逗笑了。终于把后背从贴得老紧的床头上挪开了,一只手往前迎接住了方博摇摇欲坠的身体,一只手探到侧边,把刚刚方博赌气扔掉的安全套抓到手里。

"安全措施还是要的,不然得病怎么办?"说着许昕把安全套凑到嘴边,勾了个浅浅的邪笑,牙齿咬住边角,那动作利索得很,刺啦一声就把包装给扯开了。

方博醉眼朦胧地看着许昕,大的过分的圆眼睛这时候看起来有些呆兮兮的。只瞧见许昕那嘴小幅度地一张一合,自己费了老半天劲的包装袋就这么轻易地"身首异处",一时间有点儿懊恨自己的死心眼。只不过他也没工夫想得太久,大概是蛮力揉了包装袋的缘故,那袋子里太过充盈的润滑液不小心流出来了点儿,沾染到许昕的唇上,恰恰好好就是那款点绛唇。光影交错间,此刻许昕的嘴唇被显得格外的诱人,肉嘟嘟的两片软肉,就那一块是水光淋漓的艳红色,惹眼得不行。

不能够啊,方博盯着那一小块儿润泽的嫣红发愣,不着痕迹地轻轻吞咽了口口水,心里想着要是全是这个色就好了。喝醉了的方博脑子里只绷着一根筋,连弯都不带拐的,是真真的身随意动,怎么想,他也就怎么做了。这手感一摸就是练过,方博费劲吧啦地抓住了许昕撑着自己的胳膊,借着力往上够许昕的嘴唇。

若是照许昕往常的性格哪里会让方博得手,也是不知道自己哪根弦连错了,许昕竟然并不排斥方博的亲吻,一点儿都没挣扎地任由方博胡乱地啃了自己一脸的口水。毫无章法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这酒蒙子竟然神色中带了点儿嫌弃。我没看错吧?许昕使劲儿眨眨眼,堵着气就把方博压倒在了被子里。这边刚准备把套戴上,那边方博却突然耍起酒疯来。

"不行!那个是我的!"方博整个人都陷在被子里,但这并不妨碍他四肢的动作。手掌往被面上拍了下,指着许昕手里的套,哭闹得就像是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

许昕手里拎着套一时间有点儿无所适从,不知道方博是个什么情况,只好摇着手里的东西问他: “你要这个?”

方博乖乖地点了点头,手指头勾起了点儿自己的内裤边,半睁着眼,眯缝着看许昕,“给爷戴上。”

“不是,你要这个有啥用啊?”许昕话音还没落,眼瞧着方博那边扁个嘴又要闹起来,只好转了话头,“成成成,我给方爷戴上,祖宗您可别闹。”

许昕抬手扒了方博的裤头,方小兄弟没了布料的束缚咻地一下弹了许昕的手。许昕抓住那活儿掂量了两下,倒是有点儿分量。一刻不停地照方爷的话服务完毕,许昕的火也被引上来了,火烧火燎的难受,可等不及了,倾身便要压过去。

难得的是方博这时候反应极快,抬起一条腿,那脚掌正好踩到许昕的胸膛上,曲了几下脚趾搔弄许昕的胸口,笑眯眯地像是十分受用一样开口夸许昕,"我是喜欢主动的,可你也不能在我上面啊,我的面子还往哪儿搁?"

许昕握住方博的脚踝,轻笑了声,拉着他的腿往自己肩膀上扛,"往这儿搁,我给你找了个好地方。"

"哎哎哎,不行了,我的老腿...!"方博随着许昕的动作喊了几声,腿部没拉开的筋被紧紧扯着,隐隐约约的痛楚中还带了点儿麻,狠狠地瞪了许昕一眼,眼底一片被激出来的水色潋滟。



------


明天再进去好了=v=

评论(21)
热度(99)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