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胖雨】第三次遇见时要说喜欢你

*工业设计胖×机械工程雨

*流水账,小胖视角的三次遇见

*ooc预警

*迷之文风 被自己矫情哭

 

樊振东第一次遇见周雨时,是在学校图书馆的画室里。

 

那是个清清秀秀的男孩子,手里握着黑色的金属质的自动铅笔,整张脸都快埋到眼前的工程图里去。

 

脖子不痛吗?樊振东瞟了一眼脸都快贴到图纸上了的人,腹诽了两句,手上开始不紧不慢地往自己的颜料盒里挤水彩,笔尖点了点儿水,一搅一抹间就把眼前的纸给涂了个深深浅浅明明艳艳。

 

在图书馆一坐就是一上午,完成了自己色彩构成作业的樊振东吹了吹面前还没干透的水彩纸。抬头发现对面那人还在那一笔一笔地勾勾画画,时不时地还握着橡皮在纸面上蹭来蹭去。眉毛拧成个川字,扁着嘴一脸的纠结。

 

那么难吗?存了点儿好奇心思的樊振东握着脏乎乎的毛笔,路过周雨时,特意往他图纸上轻飘飘地瞄了一眼。

 

周雨正在仔仔细细地勾画一个齿轮,从侧颊看过去,脸上的表情近乎虔诚。

 

可等樊振东涮好了笔回来的时候,周雨却不见了。图纸大喇喇地敞开在桌面上,铅笔和橡皮也浑不在意地堆在一旁。纸面左上角工工整整地写着“机械工程学院  周雨”几个大字,再看了一眼学号,嗨,原来是学长啊。樊振东暗暗点了点头,把这名字给记到了心里,然后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随手从书包里抽了本书摊开来,一边抠着手一边看,铅字一行一行地入了眼,可惜脑子里除了周雨俩字再没剩下其他。

正神游着,对面传来了阵窸窸窣窣的异响,樊振东抬头看过去,迎面走过来的却不是周雨。

 

脸上蕴着怒气的女孩子急匆匆地直冲着周雨的座位走过来,梳得高高的马尾随着步子一甩一甩的。一脸严肃地站在那儿,二话没说,抓过一旁的橡皮把周雨画了半天的齿轮给蹭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扔下橡皮扬长而去。那动作利落得樊振东甚至来不及制止她,愣愣地半张个口,明显是被她这风驰电掣的架势给吓到了。

 

也就过去了两三分钟,周雨端着水杯就回来了。离得老远的时候就看见了樊振东那一脸懵比的表情,还在心里笑了声。等到他将水杯放下来,看到了自己那一片狼藉的图纸,他那表情比樊振东还要夸张上三倍。

 

周雨慢动作一样抬起头疑惑而震惊地看着樊振东,樊振东冲着他干巴巴地扯出个生硬的笑,摊摊手,“刚才...有个女生...”

 

周雨闻言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固执地闪烁着的指示灯让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手机还没戳开他就呆呆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周雨默默将图纸上黑乎乎的橡皮屑抖到了一边,认命般地又抓过了放在一旁的铅笔开始一下一下地重新勾描。

 

这傻乎乎的丧气样儿有点儿可爱,樊振东如是想。

 

 

 

樊振东第二次遇见周雨时,是在校运会看台旁。

 

当时的阳光明媚得有些刺眼,眯缝着眼睛迎着光向看台上望过去,周雨咋咋呼呼地举着个收破烂似的的大喇叭,站在机械院看台的最前面蹦蹦跳跳地冲着隔壁土木院大喊大叫地“挑衅”。

 

“土得掉渣,木得呆傻!”

 

这把土木院同样举着个喇叭傻子似的方博给气得一张脸憋得通红,“机械机械只会搞基”刚喊了没几句,直接撸了袖子冲周雨来了句,“周雨你喊得挺响的,有能耐你倒是唱啊!”

 

周雨张了张嘴没有回话,想了会儿却还是冲方博挑挑眉,笑嘻嘻的一脸得意,“博哥你可别自寻死路啊,回头我去你宿舍对着你耳朵给你唱专场。”

 

方博笑闹着“不远万里”地跨越几排座位冲了过来,一把抓过周雨敲他肩膀,架势装模作样地看起来像是用尽了全力,事实上打在肉上却一点都不疼。两个人半玩半打,把两边的学生给逗得一阵哄笑。

 

运动会这种东西实在是有够无聊。

 

主席台上的广播还在不知疲倦地播送着什么赞百米运动员,

 

终点处的裁判还在指挥着运动员在某某处检录,

 

周雨还在抓着方博笑。

 

得益于胸前挂着的工作证而可以满场溜达的樊振东看着这无聊的一切也跟着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举起相机拍下了他今天的第一张照片。

 

举着大喇叭满脸笑意的周雨。

 

光圈快门一概没调,自动档也灿烂得刚刚好。

 

 

 

樊振东第三次遇见周雨时,周雨倒是先和他打了招呼。

 

还是在第一次遇见的画室里,还是在当时的位置上。周雨冲樊振东挥挥手,然后低下头继续死磕那本概率论。樊振东支着下颌看了周雨两眼,也翻开本子做起了题。

 

刚顺利地得出了一道题的结果,对面递过来了一张写满数字的纸。

 

樊振东疑惑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周雨,只见周雨笑着对他眨了两下眼睛。

 

“去年老师给划的重点,听说你们今年不让划重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周雨话音一顿,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

 

“也不知道你需不需要,别太认真,就...就当是个参考...”

 

樊振东闻言一双眼睛笑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是那种舒服的好看。

 

小心谨慎地把纸条折好压在了本子里,樊振东没有告诉周雨其实自己已经全部复习好了。

 

“谢谢学长。”只是乖巧地应了一句,那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已经做了决定,第三次遇见时要说喜欢你,

 

好吧,

 

我喜欢你,

 

樊振东在心里又默默添上了一句。

 

 

 

很久很久之前写的了...

一度写不下去,但删了又觉得可惜。

回过头看看,这也太青春疼痛小言风了吧hhh

无论如何我还是发了,越看越不爽我再锁...

 

Lo主并非机械工程或工业设计相关专业,又不好意思拿给三次的小伙伴看...

所以有bug麻烦大家一定要指出,谢谢啦~


评论(13)
热度(66)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