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荼蘼】


*旁友们,吃水仙伐?
*在图书馆闭着眼睛瞎几把乱写
*考研前我真的真的不摸鱼了 立一个flag

【里约龙×伦敦龙】


白色的塑料球被高高抛起,然后不留情面地击打了出去。马龙的动作堪称教科书般的完美,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又是一个发球得分。

场边的鸡蛋头蹦跳着啊嘞啊嘞地叫个不停,简直就像是自己得了分一样开心。回身捡球时没忍住去瞄了眼那颗兀自活跃的小鸡蛋。嘴角抑制不住地抿出了一道弧线。

"刚才叫那么响,这会儿倒是没声音了。"男人低头去瞧自己身下的小孩儿,那颗小鸡蛋现下正被他揽在怀里,刺拉拉的发丝扎得人肉疼,可他却浑然不在意地想继续凑过去。

小孩儿被人说得一害羞就偏过头去,板寸的脑袋又窝人怀里蹭了蹭,别扭得不行。只是捣乱的心思起来了拦也拦不住,见男人接下来没什么动作,转而又伸出手来拨弄乱了马龙那梳得一丝不苟的刘海,直生生地拽了几缕,牵牵绊绊地垂下来。

"别那么严肃,这样看着可爱多了。"



【崴脚科×奶狗】


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些将散未散的暧昧气息。

躺在床边的男人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摸索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是正经的横拍握法,大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懒洋洋地划拉来划拉去。房间里没有开灯,黑压压的一片,只剩下手机屏幕发出来的光照着男人此刻面无表情的脸,明明灭灭间,看不出悲喜。

是在看乒超的排名啊。

身旁的少年瞥见了男人手机屏幕上的文字,动作敏捷地抢过手机扔到了一边。不待人反应过来就欺身压过去,撑着人的胸口在男人还略微有些红肿的眼皮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年轻的脸上满满的桀骜,伸出手在男人的纹身上捏来捏去。

"鼓起劲儿啊老男人,我可不想赢得太无趣。"


【苏州博×手伤博】


床上那团被子被颠来倒去地拱了半宿。

窝在被子里的少年那双眼睛瞪得滴溜圆,眨也不眨地盯着窗外,也不知道有有什么看头。窗外清冷冷的月光洒在人身上,平白无故地给人笼了层看起来有些圣洁的光。分明是爱笑爱闹的人,安静起来却实在是有些苦兮兮的。

手腕疼。不然就退役吧。

鼻子酸酸得有些难受,使劲儿眨巴眨巴眼睛,脸下压着的那块儿枕巾有些濡湿,不过方博始终坚信自己没有哭。

"不许放弃,知道吗?"

背后突然贴上了一块热腾腾的胸口,还依稀感受得到一呼一吸间喷撒在颈侧的温热吐息。

"再坚持一下,相信我,以后没人会再看不起你。"


【大蟒×幼蟒】


小心翼翼地瞥了眼那边正指导着马龙动作的秦志戬。收回目光时下垂眼恰好收敛好了所有的心绪,球拍被捏得死紧,在虎口处压出道红痕也没松了劲儿。许昕知道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可心里就是难以抑制的别扭,这感觉就好像是被人抛弃了。

砰的一球抽过来,经过桌面弹击后径直撞上了许昕的脸,十成十的力道瞬间把人给砸醒了。

许昕抬眼看向站在球桌对面的男人,眼角眉梢恰到好处的不加收敛的傲气。

"没人不要你。"

那人笑着冲他挥了挥球拍。

"你要得起你自己。"


【小豹子雨×歌王雨】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唱首歌来听。

宿舍里那群队友一向嫌弃周雨的歌声,气得他裹着件羽绒服就哆哆嗦嗦地上了天台。清冷的空气生硬地灌进鼻腔里,激得他有点儿想流鼻涕。抽了抽鼻子,又顺了口气,点开唱吧就开了腔。

"夜空中最亮的星..."

"行了你,可别唱了,闹得我脑仁儿疼。"

从身后走过来的炸了一脑袋毛的少年呼噜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然后顺手把周雨脑门前妥帖盖着的刘海给揉得乱七八糟,那混乱的程度和简直自己的脑袋别无二致。

周雨腹诽着你在场上叫得可比我唱歌更招人烦呢。睁着一双大眼睛瞪着来人,里面盛满了怒气。

"下场帮你赢回来。"

小豹子凑到人耳旁轻轻念了句,一模一样的眼睛里亮晶晶地闪着满天繁星。



【樊少皇×小胖】


跑步机上的少年正一步一步地跑个不停,他在为最近的比赛做最后的准备。

汗水恣意浸透了T恤衫的前襟,也理所当然地将背部也染湿了一块。不听话的汗珠滚落到跑步机的扶手上,砸出了朵漂亮的花。

少年终于停了下来,坐到一旁哼哧哼哧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有人递过来一盒薯片,少年人顺着眼前那只手往上望去,摆摆手拒绝,笑眼弯弯得像勾弯月。

"我得谢谢你的努力。"

躬着身子低头看人的少年挑挑眉毛,诚挚地道了一声感谢,收回薯片的手干脆利落地也没带一丝犹疑。

"那我替你尝尝吧。"

咔嚓一声,香料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散。小胖吞吞口水,笑容僵在那里。不苟言笑的少年难得地含了丝笑意伸手捏了一把小胖的脸颊。

"真可爱。"

————————
能看到实属有缘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٩(๑^o^๑)۶

评论(8)
热度(7)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