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守着暖气谈恋爱才是正经事

*ooc 私设预警

*甜饼不甜 

*冷啊冷啊贼冷啊 暖气和我的心一样拔凉拔凉的


“嗨哟,您跟这儿干啥呢。”方博一推门回来就瞧见许昕趿拉着棉拖蹲在暖气片旁边对着暖气片发愣。脑袋顶上的头发还支棱着,就像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

 

“这暖气也不热啊,我想着要不要叫人来修呢。”许昕起了身,抬头看向刚从外头回来的方博。外面的风雪应该是很大的,连向来不怕冷的方博都罩上了大衣的兜帽。打眼那么一看过去,满肩头的雪,再仔细一看,连帽子上的那一圈毛都让雪给染了个雪白。

 

方博听了许昕的话,放下手里的塑料袋就想凑过去,半路上却被许昕给拦住了,半推半就地被扯到了阳台上。

 

“干嘛啊你。”

 

“博哥你就这么进来啊,好歹把身上雪抖抖啊。”许昕拽着方博进了阳台,一点一点地把方博身上积的雪给拍掉,“外头下着雪也不知道打个伞?”

 

方博一听这话没忍住笑了声,“许小妈,你这语气简直跟我妈一样一样的,打什么伞啊,我下雪时从来不打伞,反正进屋才会化呢。”

 

方博说话时带着点儿冻出来的鼻音,一句没说完就情不自禁地抽了下鼻子。明显是被风吹得狠了,那鼻尖通红通红的,眼睫毛那一圈倒是湿漉漉的,是雪化了。许昕看着他这幅被风雪摧折的倒霉样儿也就懒得怼他了,不管了,就随他这么糙吧。

 

“还不进去啊昕爷,冻死了都。”方博被冻得抱起了手臂,抬脚踹了下许昕的小腿示意人进屋,然后顺手给阳台门带了个严实。

 

“拿个盆来,看博哥给你露两手。”进了屋方博也没歇着,蹲在许昕刚才的位置就指使起了许昕。

 

许昕拿了盆往方博旁边一蹲,就看着方博在那摆弄暖气阀门。找准了位置轻轻地把阀门旋开,一股股黄色的水就从暖气里流了出来。

 

“瞧见了吧,放一会水暖气就热了”方博语气里满满的骄傲,还没说上两句就卡了壳,“卧槽,你怎么拿我脸盆啊。”

 

“谁知道你要干啥啊,大不了一会儿我帮你刷盆呗。”

 

放了水的暖气终于有了点儿热乎气,但对于眼下有些空的宿舍来说这点热气显然是不足够的。寒潮来得太突然了,成天仗着体热连秋裤都不穿的男孩子们还没做好准备。许昕拽了个小马扎和方博俩人坐暖气旁边靠着那点热度过活。方博把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塑料袋子拎过来,一袋子的鸡叉骨。

 

“今天什么日子啊?”许昕接过方博递过来的塑料手套,套上后捡了块叉骨。

 

“不是有那么个讲究嘛,什么...初雪的时候要配炸鸡和啤酒。”

 

“女朋友教你的?”许昕摆弄着手里那块叉骨,几乎快要在上面盯出朵花来,佯装无意地随口一问。

 

“前...前女友了。”方博拿了罐啤酒,食指一勾单手开了一罐,呷了一口将酒液吞下去,踟蹰着似乎想说些什么。

 

“许昕,你...为啥总抢我女朋友?”方博又抿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第三个了。你要是也喜欢人家妹子,咱俩就公平竞争,干嘛非等我和人家好了,你再给我搅合黄了。我处一个你搅一个,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我一勾搭就能勾搭走的,那是真心的要跟你好吗?”许昕被说的有点儿心虚,没好意思去看方博,也拿了罐啤酒在手里。

 

“你这属于钓鱼执法吧,成天变着法的撩,搁谁也经不住诱惑吧。”不知道是接受了这个理由还是怎样,方博的语气里倒没多少愤慨,无奈似乎占了上风。

 

“你还明白什么叫撩呢?”许昕诧异地看了一眼方博,“我看你定力就挺好的,怎么都撩不动。”

 

“那...那是,我可是正经人。”话题就这么被人给转移了,方博也没发现,只顺着人的话接了下去。

 

“说到底你也没多喜欢人家姑娘,你就是心软,不会拒绝。”许昕早就把方博这人给看得透透的,小姑娘一告白方博就怂了,连句硬话都说不出口,被人磨着磨着就能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啊?拒绝人家多不好意思啊...”方博被人说得没话反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对是错了。

 

“你得学会果断拒绝啊,不然以后麻烦事多着呢。就女队的那谁,被喜欢她那人偷着亲了口,啪啪甩了人家两巴掌,这态度表示的多明确。”

 

“这和小姑娘追我不一样吧,任谁随便被人亲了口,肯定都想揍人啊。”

 

“哦,是吗?那给你一个揍我的机会。”许昕趁着方博还没反应过来,拽着方博空着的那只手就把人拉得一个趔趄,将将定在怀里的时候蜻蜓点水般地往脸颊上戳了个吻。

 

方博呆在许昕怀里忘了推开他,手里握着的易拉罐随着他动作猛地晃了晃,洒出了点清亮的酒液落在地板上,一时间倒也无暇顾及。阳台门缝里的风凉飕飕地吹进来,吹得方博那双没穿秋裤的腿连腿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对,方博确定这种汗毛倒竖的感觉一定是风吹的。

 

“傻了吗你?”许昕晃了晃怀里还呆愣着的方博,准备好要挨的那一下始终没有落到自己脸上。

 

“许昕你脑子有病吧?找打直说,你博哥肯定不带留情的。”方博匆忙从许昕怀里拔萝卜一样生生地把自己扯出来。

 

“说正经的,方博,我要追你了。”许昕果断收了手没去挽留方博,板着脸难得正经地和方博说了句。

 

“啥?”方博觉得自己的耳朵似乎出了点儿问题,下意识地出声问了一下。

 

“要拒绝就果断拒绝,不然我就当你同意了。”许昕全然没有回答方博问题的觉悟,他确信方博已经听清楚了自己的话,于是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等...等等!你...好歹倒是软磨硬泡一下啊!”

 

方博一着急说话就有点儿磕巴,磕巴来磕巴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来这么句话。

 

窗户外头的雪还在扑簌簌地往下飘,教暖橙色的路灯一照,晕了光圈似的,格外温柔的好看。

 

初雪那天,方博没有拒绝许昕。

 

天知道为什么。


评论(33)
热度(448)
  1. 立日十澜高大壮. 转载了此文字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