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獒龙】兔子偏吃窝边草01

*ooc 私设预警

*假如国胖的大家住在同一个小区系列..大概是群像..此篇是獒龙

*小时候的故事


以下正文:

别人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爹(又名:论小小年纪上辅导班更痛苦还是练球更痛苦)


“砰...砰...砰...”

 

隔壁的墙今天砸了49下。

 

马龙不动声色地拿出了嘴里下意识啃着的铅笔头,幸好没被妈妈发现,他又走神了。

 

演算本被乱七八糟地写满了数字,马龙从铅笔盒里翻出了橡皮,使劲儿在纸面上蹭来蹭去。大约是橡皮有些劣质,黑乎乎的碎屑蹭了不少,可惜纸上还是留下了点儿隐隐约约的痕迹。

 

嗨,管他呢。反正今天份的口算题已经做好了,妈妈要批评那就批评吧。

 

马龙照惯例默默收拾好了自己的小书包,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然后钻进了被窝里。可是心里总是惦记着今天隔壁少砸的那一下。

 

平时都是要砸50下的,怎么今天少了一下呢。

 

 

张继科不想打乒乓球,都是他爸逼的。

 

每晚对墙击球50下,练不好不准睡觉。张爸爸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给张继科布置好了任务,好像这个小小的男孩子已经是了个男人一样。

 

张继科憋着满心的不愿意,泄愤似的击了49次球。突然发现今天晚上爸爸并没有过来监督他。

 

哎?爸爸好像不在家?

 

得到了这个认知的张继科马上停下了自己击球的动作,把球拍往桌子上一扔。

 

不管了,我今天就是要休息。

 

 

“你看看人家隔壁老张,又在楼下带着儿子锻炼呢。”

 

正做着晚饭的马龙妈妈手里提着锅铲,往窗外瞟了一眼,转过头来就对着马龙爸爸抱怨,“你再看看你,懒得要命,好歹带着你儿子下去玩一玩,成天憋屋里跟个小姑娘似的。”

 

马龙爸爸抖了抖手里的报纸,还是没动上一动,“外头天寒地冻的锻什么炼,回头病了多遭罪。”

 

听着父母对话的马龙放下了手里的西游记连环画,啪嗒啪嗒地跑到了窗台前。伸手在结了霜的窗子上抹了抹擦出了一块干净的透明。

 

楼下的张爸爸骑着自行车,车后座上牵了根绳子,那头连着的张继科正哼哧哼哧地跟着他爹自行车后面跑。

昨夜新下的雪应该已经被踩实了,稍不留神就会滑上一跤。跟在自行车后面跑动的张继科一不小心趔趄了一下,脚步没停住往外滑出好远,就像昨天动物世界里放的企鹅。

 

马龙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好想在雪地上跑步啊,看起来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打球就打球吧,你总带着孩子往外跑什么,”张妈妈拎着张继科刚脱下来的外裤,到阳台上抖了一地的雪,“这是在雪地里打滚了怎么着,要是晾不干明天就穿湿的吧!”

 

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将湿着的外裤放到了暖气上,顺手又在衣柜里翻出了条干净的裤子给孩子套上。

 

“隔壁老马家的孩子跟继科一样大,人家一百以内的加减法算得可快了,你看看你儿子,都被你带野了。”

 

“哎,小孩子提前学那么多知识算不得聪明,老师早晚会教。现在锻炼好体魄才是正经事。”张爸爸收拾好了东西,又开始敲张继科屋子的门。

 

“继科,歇会儿完了该练球了啊。”

 

“练球练球练什么球,一边儿去,今天我还就不让你练了。”张妈妈想起了刚刚开门时儿子那张憋屈的小脸,心里一阵不忍,上手就把敲门的张爸给拉开了。

 

“男孩子从小磨练一下意志很正常,我的儿子必须有血性。”

 

“我把儿子生出来不是为了给你折腾的。”

 

张继科嘭地一声拉开了门打断了父母的争吵,冷冰冰的小脸上透着丝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

 

“知道了,我练。”

 

 

马龙自己背着个小书包从辅导班回来时爸爸妈妈还没有下班。拉开外衣的拉链掏出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钥匙,对准了正要插进锁眼里,楼梯那边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天生好奇心旺盛的马龙小心翼翼地挪蹭到了楼梯另一边却瞧见一团黑影坐在那里一阵阵地抽着鼻涕。

 

隔壁的张继科?

 

张继科脸上挂着伤,像是个刚从火线上逃出来的伤员,看起来惨得不行。

 

打架了吗?妈妈说不能跟打架的孩子玩。这么想着的马龙却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凑上前去的脚步。正巧这时候张继科也抬眼看他,眸子里满满的还没收回去的黯然。

 

“你怎么坐在这儿?”

 

“家里没人。”

 

“额...要不要来我家坐坐?”

 

 

第一次独自到别人家作客的张继科简直浑身的不自在,天知道刚刚怎么一个脑抽就应了隔壁这小子的邀请。

隔壁的构造与自己家的构造是完全对称的,被马龙引着坐在了人家床沿边上的张继科悄悄打量着。尴尬的视线始终找不到落点,最后只好落在了放在马龙床头的演算本上。

 

马龙递了杯水给他,瞧见张继科正在盯着自己的习题册,连忙把本子拿过来收好了。一着急连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

 

“别...别看。”

 

“怎么了?”张继科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反应有些过激的马龙。

 

“错题太多了...有点儿不好意思。”抓着本子的手依旧藏在身后,马龙的脸有点儿红了。

 

“嗨,那有什么。我还不会做呢。”张继科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语气里满满的毫不在意。

 

马龙心里不禁松了口气,随手把本子甩到一边就坐到了张继科旁边。

 

“我那儿放了个球拍。”张继科突然开了口。

 

“哪儿啊?”马龙心说知道你打球,成天吵得人算题的时候走神。

 

“那儿,”张继科随手指了一下马龙的床头柜,“就墙那边,咱俩的床头就只隔了一道墙。”

 

“乒乓球好玩儿吗,总是听你噼里啪啦乱抽一通。”

 

“啊?你能听到啊?”张继科有些诧异,他并不知道自己打球的声音会这么有穿透力。

 

“可不,我就坐在这儿,天天能听到你那边打球的声儿,”马龙示范性地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然后指了指自己眼前的墙壁,“就照这儿打,有时候感觉都快抽我脑门儿上了。”

 

“啊...不好意思啊...那我下次不在这儿打了。”张继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哎呀,没事儿,”马龙颇为大气地摆了摆手,“我做题的时候我爸妈连电视都静音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太没意思了。你那边出点声音,我才感觉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张继科一时愣在那儿没搭腔,马龙却突然站了起来拉着张继科就往卫生间里走,“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可照镜子看看吧,脸都脏成啥样了。”

 

张继科不知道在哪里摔的,干巴巴的泥水在脸上糊得一道一道的。洁癖发作的张继科一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就不能忍了,又迎上马龙那边含着笑的眼光,张继科突然觉得自己纯爷们儿的形象似乎有点儿保不住了。没多迟疑,拧开水龙头,掬了水用上了十成十的力道使劲儿蹭自己的脸,把那脸蹭得红扑扑的,也就看不出他到底有多羞了。

 

看着张继科擦干了脸,马龙顺手拧开洗漱台上摆着的一罐雪花膏。从里面挖了一块白乎乎的膏体,用眼神示意着张继科把手掌递过来。张继科在那边没弄懂马龙要干什么,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马龙不明白了,自己每天都会和妈妈做的事,难道张继科没做过吗?终于忍不住出声去催促他。

 

“伸手呀。”

 

“我不擦这个。”

 

对付不听话的孩子要怎么做来着?马龙没多言语,直接上手将雪花膏抹在了张继科的脸上,左右脸颊一边一块。

 

“在我家你就得听我的。”

 

 

臭孩崽子,再不往脸上擦点儿东西可真是要和他爹一样糙了啊。

又是一场硬仗啊...

紧盯着张继科洗好脸的张妈妈刚想伸手去抓张继科强迫他涂润肤膏,没成想张继科自己先把罐子给拧开了,往自己脸上胡乱一抹,然后绕过了呆在洗漱间门口的他老娘径直回了屋。

 

“妈,我上学去了啊。”

 

张妈妈半天没反应过来,这孩子今天中邪了?

 

今天的风有点儿冷。

可张继科还是褪下自己的手套,把手指凑到自己鼻子跟前闻了一闻。

指缝间还残留着一点香料的味道,闻着暖呼呼的一点儿也不腻人,这气味和上次在马龙家抹的一样。

 

后来长大了的张继科始终记得,1995年的冬天,是郁美净味的。


评论(16)
热度(163)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