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娱人愚己(记者AU)01

*ooc与狗血齐飞

*背书背到脑子有泡  自娱自乐一发

*所有人都以为靠爹上位的总编昕×怀揣着新闻梦想的娱记博

*大概...算久别重逢梗?




端着个大炮的方博胳膊有些酸,皮革质的相机挂绳糊在他脖子上,沁出的细密汗珠搞得挂绳压着的那块皮肤变得又黏又痒。

 

“哎,换你来蹲会儿。”方博扯了扯脖子上的挂绳,扒拉开旁边茂盛得张牙舞爪的棕榈树叶子,冲低头划拉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的周雨说道。

“你再坚持会儿,我问问头儿这消息到底准不准啊。这樊振东怎么还不出现呢?”周雨只意思意思地伸了只手捏捏方博的肩膀,连头都没抬,依旧盯着手里的手机。

“我腿都跟这蹲麻了,今晚要是拍不到樊振东,回头我非宰了张煜东那小子不可,一天天总谎报军情。”方博把一边的腿伸直了,然而这样简单的活动并没有缓解他那不通血的右腿。

“东子也不容易,咱天天干这捕风捉影的活儿,哪能次次顺利呢。”周雨言语上的安慰显然半点儿都没安慰到那边身心俱疲的方博。妥帖地将手机塞回了口袋,周雨拍了拍方博的胳膊准备将他手里的相机接过来。

“给我吧,我帮你盯一会儿,博大爷您好好抻抻腿儿。”

 

“慢着慢着慢着。”

 

方博没有理会周雨递过来的手,只是抱着相机生怕错过什么似的狠狠地按了好几下快门。周雨想着大概是樊振东终于出现了,于是凑到方博脑袋边儿上,给树叶子扒了个缝儿,往外观摩着战况。

 

对于媒体人来说,视野里出现的脸是再熟悉不过的没错,只是可惜并不是樊振东的。但这脸足够冲击力,吓得周雨脱口而出了一声“靠”。

 

“博哥,水表圈的事儿可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畴,不该管的你可别管。”周雨咽了口口水,轻轻扯了扯方博的衣襟。

 

“这尼玛可是权钱交易啊小雨,我必须得曝光。”方博从兜里掏出了录音笔,打开了之后连着相机一起放到了背着的双肩包里,小心翼翼地移了两下步子就想跟上去。

 

“你就是拍了能怎么样,我们是娱乐周刊,你那稿子不出编辑部就能让人给拦下来。”周雨拽着方博的手并没有松开,好声好气地劝着他,生怕这人倔劲儿犯了自讨苦吃。

 

“我...大不了我去举报!我就不信还没人敢曝光了。”方博那不要命劲儿上来了,拽下了周雨还拉着他衣摆的手,想了想又嘱咐道,“你在这堵樊振东,我一会儿就回来,放心吧,要是追不到我就不追了,肯定完完整整地回来。”

 

周雨还想劝阻几句,然而方博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几步窜出去追着人就进了电梯往客房那边去。只留着周雨一个人蹲在那棵假树后头,心里七上八下地等着偷拍樊振东。哪儿还有什么心思等着挖大料啊,只能祈祷着博哥可别被人挖了,周雨那双大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的茫然无措,连面前站个人都没发现。

 

 

 

酒店的消音做得不错,踩上去发软的地毯不仅将脚步声消弭殆尽,似乎将人的踪迹也一并抹去了。方博站在楼梯拐角一时有些辨不清方向,脚步踟蹰着不知该继续追下去还是该回去找周雨。就这么放弃心里好像有点儿不甘......方博猫个腰一步一步往前挪着,那模样怎么看怎么鬼鬼祟祟的。

 

第二间门口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大概是有人要出来了。方博吓了一激灵,忙跳到隔壁间门口,掏出一摞酒店门口捡的小卡片,作势要往里面塞。

 

第二间房里出来的黑西装男人警惕得很,暗暗用余光打量了方博好一会儿,却还是没有放下戒心。方博背上吓出了一层冷汗,只是面上不显,故作镇定地瞥了黑西装一眼,继续低着身子一间一间地往门缝里塞卡片。大概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门锁咔哒一声,那门就向内打了开。弯着腰的方博抬起脑袋往上看了一眼,猝不及防地就看到了张带着黑框眼镜的不想再看见的脸。

 

这可不是什么叙旧的好场景,许昕的眼光在方博双肩包上囫囵地转了一圈儿就明白了个大概。连方博个破娱记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许昕不禁暗暗咬了咬牙根儿,得了,这独家又没了。

 

旁边那黑西装可还盯着呢,希望许昕这瞎子能配合吧,关键时刻可别掉链子。方博压下心里的反感,挤出一个极尽猥琐的笑,摇了摇手里印着各种美女的卡片,“先生要被子还是要褥子?”

 

许昕一向是脑子快的,当然知道这时该怎么做。他一把抓住了方博的衣领把人怼到了墙边,背影完全阻隔了黑西装的视线,方博抱着个头,几乎整个人就要埋到许昕的胸膛里。

 

“艹你大爷的被子褥子,昨天晚上那个跟你卡片上印的那个也不一样啊!退钱!”

 

可以啊这瞎子,戏够足的。方博握住了许昕的手腕,做出一副怕被打的样子,嘴上絮絮叨叨个不停。

 

“哎哟,哎哟,不满意我给您换,您也不能打人啊!”方博探出头佯装怕被人发现的样子瞄了眼黑西装,正直直地对上了那人的眸子。转而马上将眼光收回来盯着许昕,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活像是刚偷吃了瓜子的小仓鼠,“大哥您小点儿声啊,都是体面人,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许昕闻言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黑西装就又把头转了过来,砸了句,“不该管的事儿别管”。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大概是觉得这种纠纷太过愚蠢,黑西装轻蔑地瞟了眼两人,哼了声按了电梯就走了。

 

松了一口气的方博一下子靠着墙坐到了地上,一阵后怕。许昕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躬身瞧着低着头小口小口正倒着气儿的方博。方博回过神来抬起头正巧与许昕的眼光来了个交汇,第一次,方博并没有回避许昕的眼神。

 

“你挖到什么线索了?”没有叙旧,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地来了个问句。

 

“你先说。”许昕难得耐心地放柔了语气。

 

“我就不告诉你。”方博眼角眯出了褶子,那笑怎么看怎么贱兮兮。

 

欠揍。

 

许昕想打他。

 

没毛病。


评论(16)
热度(70)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