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昕博】九十九次讨厌他(试一下部分)

*夜深了,发辆车吧

*ooc预警

*前情提要请戳lo主头像><.

*我就发个车就不要纠结逻辑问题了...

*lo主第一次发车   紧张炸裂    肉柴  慎点 


以下:



“我我我…可能是因为你最受吧。”

 

方博慌慌张张吐出的这么一句,像团棉花似的毫无力道。许昕压在方博肩膀上的手没动,身体却往前凑过去,逼得方博那双圆眼睛慌张闪躲,左右顾盼,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

 

“先让我看看你,方博。”

 

“看…看..看我嘎哈?”

 

许昕的脸越凑越近,不知道的还真道他是要作势吻上去。吓得方博眼皮子一阖,眼不见为净,眼睛闭得死死的,嘴上却没半刻清闲的时候。

 

“你看,你再看你也没我长得好看。”

 

许昕看着方博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的样子不由得一笑,抬起一只手捂住了方博的嘴。

 

“真是吵死了。”

 

然后压在方博唇畔的大掌经由鼻尖,拂过眉头,然后屈指,毫不留情地在方博脑门上弹了一下,恰好是刚刚乒乓球砸过的那里。

 

等了半天却吃了个暴栗的方博不可置信地瞪着若无其事站在一旁的许昕,那神色里的控诉不言而喻。许昕挑挑眉,上前握住了方博的手腕,大着步子往外走去。

“你干嘛?”方博甩了一下没有甩开,又使劲儿扭了两下手腕,可箍在腕子上的手指就像长在了上面一样,怎么弄都弄不开。

 

“你还想不想走了?”许昕回头睨了一眼在那跟自己较劲儿的方博,又拽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刚才追你的那群人可都在门口等着呢。”

 

许昕晃了晃握着方博手腕的小臂,作出一副要松手的样子。方博一想起刚刚被一群人追着不让走的窘况就一阵脑仁疼,赶忙上前握住了许昕的手,生怕他就这么走了,把自己扔在这儿。

许昕对方博主动凑上来的狗腿模样很是受用,二话不说握紧了他的手,牵着他走的这几步倒是生出一种要就这么走到尽头的感觉。

 

许昕的手生的很好看,指节分明细长。常年打球的缘故,他的指甲被修剪得有些光秃秃的圆润。持拍的左手如今握着方博的,汩汩的热源顺着那几根手指源源不断地冲上来,生生把方博的脑子撞得晕晕的,直到场景换了又换也忘了甩开。

 

 

 

门砰地一声关上,也隔绝了方博最后的退路。

 

“我这人心眼儿不大,刚才也算帮你解了围了,现在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解释了?”许昕放下了一直背在身上的包,双手交握转了转手腕,冲方博走了过去,那架势活像是要和方博干一架。

 

方博一时间被这架势吓得有些气弱,往后退了两步的同时迅速估算出了自己的赢面有多大。总归是只有许昕一个人,单打独斗论起来自己一个大男人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再说那许昕也没比自己高多少的样子。

 

怪只怪方博入戏太深,把自己笔下的许昕当了真。别太心疼他,都是自找的…

 

    许昕就像条蛰伏的蛇,吐着信子,不带半点儿犹疑,一步一步向前,迫得方博节节败退。两人一退一进,几步进退间就把人困在墙壁前,无路可退了。

 

“张继科揽过许昕的腰,不安分的手缓缓地从下摆探进去,一寸一寸挪移着,将他的运动上衣褪到了胸口以上。”许昕的动作和话语保持着高度的一致,一段话说完,方博已然被他压在墙角晾起了肚子。

“是不是这样?我做的对不对呀?”许昕的目光移到方博脸上,板着一本正经的语气乖得像是个拿着教科书向老师讨教的孩子。

 

方博脸上的热乎气儿自从许昕开了腔就没下去过,除了人物地点换上了一换,字字句句都与自己当时堵着气写的獒蟒文别无二致。自己写的小黄文被别人就这么当面读来,简直羞耻翻了倍,许昕难道你不懂那种窝在被窝里偷偷摸摸看小黄文的别样乐趣吗?方博肉乎乎的一张圆脸就像是喝酒上了头,红涨红涨的,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被活生生肿大了一圈儿,一时间气急败坏地骂道。

“你是不是变态啊!背小黄文你要不要脸啊?”

 

“你能写,我怎么就不能背了?”许昕全然没有理会方博的挣扎,动作没停,依旧将那些个语句付诸实践。

 

“张继科的手移到胸口,大力捏了两下…胸口粉嫩的茱萸。”这个形容太过刺激,任许昕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名字给添上了。努力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自己吐槽的欲望,善意地开口向方博提了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你这段写的就有点儿太不写实了,好好的描写看到粉嫩俩字瞬间把气氛都给破坏光了。”许昕说着,顺手掐了两下方博的胸口。

“你懂什么啊臭瞎子,这是适当地文学加工。你不感谢爸爸给你写可爱了不说,还敢报复我?”许昕那两下捏得方博倒抽了口冷气,一巴掌就把许昕在自己胸前作乱的爪子给扒拉掉了。然后把自己皱巴巴的衣服下摆给整理好,伸出根手指不怕死地戳着许昕胸口,出言讽刺。

“我看你好像也挺爱看的,下次我给你写的好一点,咱俩这就算扯平了。”

 

扯平了?许昕真想敲开这小黑粉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豆浆。现在这情形像是要善罢甘休的样子吗?你大爷的我是要上你啊!于是怀疑着自己是不是太过温柔的许昕两三下就将方博掀到了床上,双腿压制住了他的小腿。

 

“我去,你来真的?”许昕突然的动作杀了方博一个措手不及,方博下意识地将手抵上了许昕的胸膛撑着他快要压下来的身体,将要出口的话也不由得磕磕绊绊了起来。

 

“我..我我跟你讲,艹粉是要被挂的。”

 

许昕皱着眉头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流氓抠脚不是许昕名黑么?什么时候变成粉了。”

 

“转粉就在一瞬间啊昕爷。”

 

再没心思去听他念叨,许昕倾身便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唇。


新司机首班车,车速不匀,请系好安全带↓

http://www.jianshu.com/p/0ad848c8bb71



-----------------


昨天撩小伙伴们玩儿十分过意不去23333

赶紧过来谢罪了

这车比正文都长...全是废话...

不好看不要打我...

评论(33)
热度(267)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