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獒龙】老冤家04

*ooc 私设预警

*流水账辣么长

我竟然摸鱼摸到04了..为自己的毅力感动..

----------------------

一句话堵得张继科一时间不知回些什么。半张个口愣在那里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惹得马龙一个没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遗憾得很,他的笑点一向很低。直到张继科也随着他弯了唇角,马龙才紧忙收敛了笑容,不知道在别扭些什么,那样子看起来比张继科还傻。

 

王局长建议晚上一起去外面吃个饭,顺便商讨一下投资和筹办俱乐部的问题。马龙听到这话眼睛瞪得老大,就这种百废待兴的情况下要建个俱乐部吗…谁给王局长的勇气,张继科吗?王局看着马龙的惊讶的表情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眉毛一挑,那神色里分明写着孩子你还年轻。

 

马龙决定赶紧撤,不跟他们玩儿了,“王局,我就不去了,队里还训练呢。”

王局长大掌一箍,握住了马龙的手腕,同时也断了马龙的后路,“哎,小马。我放假通知都放下去了,孩子们也都回家了,你可别扫兴啊。”

 

马龙往外抽了一下手,没抽出来,只得作罢。跟在王局身后慢吞吞地走,时而不经意地转一转手腕,腹诽着这练摔跤的力气就是不一样。张继科这时从马龙身后经过,状似无意一般轻轻拂过了马龙腕间,只一瞬又移开了。再去看时,张继科早已跟上了王局长的步伐,马龙觉着,张继科他就是成心的。

 

一顿“便饭”呼啦啦地招了十来号人,环顾一圈,数马龙最像是来凑数的,但张继科就理所当然地坐在了马龙旁边。

 

兵临城下了,需要时刻保持清醒。于是马龙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眼前那盘五彩大拉皮都快被他给夹光了,顺便“自然而然”地忽略了王局给自己使的去敬酒的眼色。余光瞄到身边那个人,他看起来似乎已经十分适应这种场合了,一举一动都那么恰到好处,游刃有余。马龙闷头又往嘴里塞了两根黄瓜丝,大概是酱料没有拌匀,怎么品怎么索然无味。

 

“黄瓜还得是拍的好吃。”两轮酒水过后,张继科的脑袋挂到了马龙肩头。

 

事实上张继科那点儿酒气没醺到脑子里,倒是全显在了脸上。他一直很得意自己的这项技能,往往可以在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下,以一种“我已经不行了不能再喝了”的状态全身而退。今天更是如此,着意几杯急酒下肚,张继科就心安理得地又粘到了马龙的肩膀上。谁又能和一个醉鬼计较呢?马龙想伸出手去推一推肩膀上那颗颇有些分量的脑袋,可到底还是把手收了回来,不就是被压一下嘛,又不是没被压过。

 

马龙就这么逆来顺受地一直被压到了散场,临了还得负责把这个粘人的酒鬼给送回宾馆去。不知道是不是建外soho那家美黑店家的大师傅下岗了,张继科的肤色照比原先白了可不止一点儿半点儿,从马龙的角度看上去,张继科那瘦削的脸颊被映得红扑扑的,意外的乖顺。

好不容易将醉鬼塞进了副驾驶,系好了安全带。马龙腾出来只手捅了捅张继科的腰,“你住哪儿啊?”

张继科拽着马龙那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摸出张酒店的卡片塞到马龙手里。

马龙将卡片移到灯下轻轻一瞥,得,全市就一家五星级,就知道要跟许昕撞一起去。希望许昕今晚别出门,不然还真不太好解释。

 

马龙一手扶着张继科扛在自己肩上的手,一手紧紧揽着他的腰,回酒店这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却还算顺畅。只是马龙刚刷好了房卡,刚刚还把他当拐杖的人就好像突然醒了一样,换了个姿势就把马龙按在了墙上。

 

“马龙,我需要跟你谈谈。”张继科的眼睛这下算是彻底睁开了,只是哪还有一点醉酒的样子。

 

马龙后脑勺撞到了冷冰冰的墙壁,意外地有些晕乎乎的。他颇为大气地想要扒拉开张继科的手臂,却发现张继科的力气使的太大了。

 

“事儿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避而不谈不是办法,那你为什么躲着我?”

 

“还要脸不了,不是你先去国外的吗?”

 

马龙的音量被激得稍微有些大,张继科扶着门把手想要将马龙带进去之后再好好谈谈,说不定今晚就能和好了也未可知。可没等张继科压下把手,房间的门却自己向内开了。

 

一个小女孩揉着眼睛,一副被吵醒了的样子,“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想你了。”

 

张继科觉得自己…大概是跳进黄河也要洗不清了。

 

谁…特么…把张乃兮带过来的!!!


----------------


上文:

评论(18)
热度(63)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