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獒龙】老冤家03

*ooc  私设如山

腿肉不好吃




马龙回到家里边时已经夜深了,刚把门廊的灯打开,小泰迪就呜咽两声跑过来蹭了蹭马龙的裤腿,亲昵得不行。颗颗是只黑乎乎的小泰迪,滴溜溜的圆眼睛和卷卷的长毛黑成了一团,囫囵间有些看不分明,倒也有种傻乎乎的精明。天知道他为什么养了只黑色的狗,还给人家取名叫颗颗,马龙给人解释说是一颗黑珍珠的意思,还被许昕吐槽说珍珠还是白的好看。论自欺欺人,马龙大概要比许昕还要胜上那么一筹。

 

一夜的辗转反侧一点儿情面也不留地让马龙眼下挂上了眼袋,仔细一看还是双层的。过分白的肤色衬得眼下那团青黑更加显眼。大早上就被局长一通电话震醒了,马龙用手呼噜了一把脸,脑袋里还是有点儿发懵。

 

前几天还满口“小庙容不下您这尊大佛”的局长今天冲马龙笑得像朵盛开的花,连褶子里都溢满了笑意,这让马龙后背有些发凉。几天的工夫,不仅经费不足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连局长的态度都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再结合一下昨天那几张限量签名版的球台,用膝盖想,马龙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脑子里预演过无数次又期待又畏惧的场面,马龙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马龙进门时张继科面无表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迎他。

 

五年的分离似乎在十几年的熟稔面前变得也算不上什么,时间甚至将自以为老死不相往来的尴尬也悉数化解了。久别重逢未必喜悦,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屋子里没人说话,只是这场景怎么看也不像是老友久别重逢的场面。局长惯是个人精,心想着该不是真的有王不见王这种忌讳吧。脑子转了一圈儿又觉得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张继科干嘛上赶着出钱出力的?难不成是过来摆阔的?马龙这小子可千万别把事儿给我搞砸了啊…只这么一瞬的工夫,局长已经不知思考到了第几层的利害关系。犹疑后开了口打破了太过安静的场面,“你们俩这么熟,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马指导,不太熟,幸会”,张继科伸出了右手,只是那双桃花眼还是没有完全睁开,让人觉得那眯缝间带着点儿轻蔑的意味。

马龙觉得自己一身休闲装对上张继科的西装革履从气势上就弱了几分,却还是扯出个不甘示弱的笑,抬手握上张继科伸过来的右手,“幸…”

一句幸会还没吐出口,就被张继科大力地拽着手揽到了怀里,左手还在肩膀上拍了几下。

“但是马龙啊,我就熟了。”

马龙反应慢了半拍,不知道张继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也将手环上了张继科的肩膀,简直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张继科放开马龙对着局长笑了笑,“马龙这几年多亏王局长照顾了。”

王局这才放下心来,忙陪着笑,“哪里哪里,小马这种奥运冠军到基层来,是我们的荣幸啊。也多亏了小马,我们这儿练乒乓球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了。”

 

马龙站在一边听着这俩人家长寒暄一般的语气浑身的不自在,偏却又插不进话。心里正焦躁着,张继科那温热的吐息便从颈后绕到耳底,他以一种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清的音量字字清晰地说,“所有人都觉得你大材小用为你可惜,就你一个人心安理得地躲我躲得还挺开心呢呀?”

大约是仗着马龙能听懂,张继科那海蛎子味儿的青普愈发肆无忌惮了起来,一股不浓不淡搔得人心痒的海洋气息轻飘飘漫过来。

“有能耐你接着跑啊,窝山沟沟里发挥余热我都能给你挖出来。我说过了,世界冠军,早晚是我的。”

不疾不徐的语气激得马龙心神慌乱中一句沉甸甸的东北腔回过去,“你搁这儿瞎叨叨啥啊,你不比我跑得快多了么,大兄弟。”


---------


上文:

评论(11)
热度(77)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