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獒龙】老冤家(01?)

ooc的锅都是我的

一个我看你往哪儿跑的故事?

大半夜寂寞得自割腿肉      



       九月的风吹起来的时候,北地的空气里就掺了几丝凛冽的凉意了。饶是马龙一向身体不错,却还是套上了件棒球外套。或许是出门时有些急,外套的拉锁并没有拉好,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尤其是他怀里还抱了只狗,生生把一本乖巧穿出了点儿不羁的意思。大概也是觉着自己这一身也太没有点儿威严了,临进院门时,马龙放下了怀里那只狗。几根手指挂着狗绳,背着双手一副泰然模样从后门踱进了球馆,准备杀那帮小子个措手不及。

       按理说周末的清晨本该属于暖烘烘的被窝,可惜这条规律却并不适用于体校。怪只怪早上出门时,家里那只小泰迪咬着马指导的裤腿不松口。马指导今儿到的算晚了。不算太宽敞的体育馆里已然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乒乓球在桌面上撞击的声音。马龙刚进门,还没来得及给他那狗儿子安排个地方,袖口就被在球馆打更的大爷给拽住了。

      “马老师啊,下回学校里有大动作可得提前告诉老头儿一声啊。这大早上那卡车呼隆隆的可给我吓够呛。”

       马龙一头雾水地由着大爷将他拽到了前院,院子里赫然停了几辆卡车,已经有工人开始忙前忙后地装卸了。手里牵着的小泰迪看着闹哄哄的场面,不甘寂寞地汪汪叫了两声。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呢?谁让你们往下搬了?”老大爷松开马龙的袖子,快走几步冲那一群装卸工喊了句,走了几步又顿住,回头看了眼马龙,忙撇清关系。

     “这可不是我让他们干的啊,一个领导都没来,我可不敢让他们有动作。”

     “没事儿,大爷”,马龙挪着步子往那边走过去,“我去看看是什么玩意儿。”

       卡车上赫然是一张张的球台,装卸工已经搬了一些堆在地上。这让马龙想起了前几天刚被驳回来的翻新球馆的申请。体校的球馆用了太久,学生又收得太多,这让同羽毛球共用一个馆的分属于乒乓球的场地就显得有些局促了。不知在馆里立了多久的球台在时间的侵蚀下早已黯然失色,近乎锈迹斑驳。马龙甚至怀疑来来去去的只是人,这球台,大概还是他当年几岁时摸的那几张。

       崭新的球台有种莫名的威风凛凛的气派,不知比馆里正乒乒乓乓的球台好了多少。马龙抬手轻轻摸了摸,竟找回了点儿国家队的感觉。不知是领导转了性还是在哪里拉到了赞助,刚想问句这是哪来的企业家献了爱心,眼角便瞥到球台一边大喇喇地签着个名字。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张继科,正好印在当时他亲吻球台的那个位置。

       完了。马龙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咯噔一声,这冤家,讨债的找上门了。都怪许昕这个大嘴巴。

     “哎,我说管事儿的,这球台换不换啊?”赶着回去交差的工头看着马龙就愣在那儿,一句吩咐都没有,心里有些着急,凑到人面前就问了一句。

     “换,都给换上。”马龙平静无波的脸突然扯出个干巴巴的微笑,看着有些慎得慌。心里堵着一口气,下意识又想逃。有点儿惶惑,有点儿畏惧,好像还带着那么点儿似有若无的期待。马龙从心底里升起的那些百转千回绕着绕着又变成了不服气。真财大气粗,对敌前还要喊上那么句俺老孙来也,也不知道是吓唬谁呢。哼,白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哎呀,张继科?”马小骙背着个小红书包一蹦一跳地蹿到了马龙旁边,扒着球台往上面一瞧,语气里透着难掩的惊喜,“小叔,我可喜欢他了。”

     “说了在馆里要叫我教练”,马龙有些气急败坏地拍了一把马小骙的后脑勺,“还不滚去练球,早上训练迟到这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奶奶早上喊我喊得晚了,我建议这事儿你得跟你妈好好谈谈。”马小骙蹦蹦跳跳地逃离了马龙的控制范围,红书包上拴着的小毛球挂件得瑟得一晃一晃地直扰得马龙心烦。

       手里牵着的小泰迪一瞧见马小骙就兴奋,蹿得老高就想往小骙身上扑。

       于是心烦意乱的马龙做了一个幼稚到不行的决定,他松开狗绳,放狗扑了自己的亲侄子。


评论(8)
热度(86)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