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楼诚】唯心

借了今天名朋专区活动的梗..

明诚视角

老年温馨平淡的快乐生活短小一发


-------------------------------

先生常常念叨,说自己睁眼即花开,闭眼即花败,仿佛天地万物尽在他掌控之中一般,好像那花儿只是为他一个人开的似的。

先生不信天,不信命,唯独信他自己。顶顶的唯心,真真的自负。自以为是得时常教人有些气闷,偏偏他还有那个骄傲的资本,这才是真正教人挫败的地方。

大概他是很喜欢看那种你看不惯我还不得不服我的无奈表情的吧。

先生年轻的时候眼神儿好,所以射击也就练得多些。至于后来鼻梁上挂的那副眼镜,不如说是个美丽而危险的装饰吧。一副衣冠楚楚学究模样,倒是勾得人心里揣了个兔子般的痒痒。

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先生就不会这样。提起射击只是想说先生年纪大了之后患上了噪音性耳聋,我想这跟当年耳边的那些枪声大概脱不了干系。

 

我们有幸逃过了那场浩劫,老来却偏偏一个耳聋一个眼花起来。先生对自己的耳聋不以为意,他读得懂人家的唇语,只是控制不来自己的音量。人家与他讲话,讲得他开心便搭上几句,若不讨他欢喜,他便指指耳朵摇摇头,连理都懒得理。

先生说这样一来就无乱耳丝竹,难得的清静,是上天眷顾他早年奔波。于是他后来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真的是眼闭即花败了,甚至于是眼闭即驱散万物了,于是在我看来,他是变得更加唯心和自负了。

他当真是清静得很了,只是在我错拿钥匙在外面叫门门不开之时,真的是捏他耳朵的心都有了。

哎,不过是想想而已,哪里会与他较这个真。

邻里间只道我们是对命途多舛的老光棍儿,神色间时而探究时而同情。就在这有些不善的神色中,先生的腰杆总是板得直直的,比当年就任高官之时还要挺拔。他说光明来之不易,要珍惜眼下堂堂正正做人的机会。

再后来,也就是那天了。在我的怀里,先生第一次被抽干了力气般,连眼都不愿意眨上几下,可是太懒了。我看见他的眼神定定地看着我,虽然有些耷拉的眼皮堪堪掩住了他那双曾经放过异彩的眸子。

我听见他对我说,花开了。然后渐渐阖上了眼睛。

而我身处的世界却似突然间只剩下了黑白两色,万物寂然无声。

视线模糊间,滴滴温热控制不住地自我眼中,至他脸上。


大骗子,明明是花败了。



评论(20)
热度(12)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