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台丽】他生风月07

失而复得。

明台此时心中溢满了的久别重逢的狂喜。

 

上一世直到曼丽割断了绳子,明台才放下了犹豫,完完全全地明白自己是真的放不下曼丽了。

明明是急速下坠的身影却像是在明台心里拉起了慢镜头,一帧一格间扯得他的心也徐徐下坠。

虽然当离开军校之时就明白自己与曼丽从今后将过上行走在刀尖上的日子,也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真当死亡赤裸裸地呈现在自己面前之时,心脏上的钝痛还是打破了所有预设好的心理防线。

 

后来明台经常想起曼丽说过的那句,人生实难,死如之何。

他也明确地记得,曾经那个被自己嫌过消极,不求生的曼丽,最后却对自己说,她怕死了之后就再也看不到自己了。

每每想起这些,就在心里认同起“生亦何欢,死亦何惧”那句话来。

 

再后来,明台也终于死了。转世之前他偷偷吐了一口忘川水,他存着一丝侥幸,一丝能再看到曼丽的侥幸。

 

上天待他不薄。

 

明台展臂紧紧箍住了犹在发愣的于曼丽,这情境他在梦中梦到过无数次。

如今这怀中的触感是真实的,曼丽也是真实的。只是曼丽虽然还如从前一般,却成了孤魂野鬼,而自己亦如从前一般,却多了一段黎初阳的记忆。

 

上天总是喜欢和他开玩笑。

 

眼下身处之地也已不是当年暗潮汹涌的上海,可惜即便盛世太平,自己与曼丽阴阳两隔,也再难相守了。

 

明台又细细想了些话来安慰自己,如果曼丽那样算作是鬼,那自己这种仍有前世记忆的就勉强也可以算个半鬼。

明台紧了紧双臂,心中暗暗做了决定。

去他的什么锦瑟,去他的什么黑寡妇,去他的什么此身许国难许卿,这一次,哪怕是人鬼殊途,自己也决不再放手了。

 

这个拥抱相隔了数十年,说长不长,却是一辈子的时间。

 

“明台,你松一松手,要勒死我啦。”怀里的曼丽动了动,抬头对上了明台一双饱含情意的眼,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明台卸了手劲儿,却没有放开。看着怀里的曼丽慢慢酡红了一张脸,有些不确定曼丽到底记起了几分。

“曼丽,你说你我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生死搭档的关系啊。”

“不止于此吧?”

看着明台笑嘻嘻的那张脸,曼丽羞怒,手上使了劲儿就推开了明台,“同学你有事儿就说事儿,别动手动脚的。不就是去了趟重庆......”

“去了趟重庆怎么啦?”明台又急急接着问。

曼丽突然觉得有些头疼,那些记忆深处不想被记起的东西却偏偏扎根在她脑袋里,想要破土而出。

“我为什么要逃走呢?”

明台不禁轻轻地松了口气,那些事太过沉重,他希望曼丽再也不要想起。他想,曼丽本该就是这样的,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地笑着,多好。他们应该是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而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仰望。

他笑着屈指勾了勾曼丽的鼻梁,道:“想不起来就算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走了~我们回家。”

说罢捡起黑伞就往前走去。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逃走?”曼丽忙快走几步追上,又问。

“知道啊,知道也不告诉你。”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兵荒马乱的,不想死是人之常情。怕你面子上过不去,偏你这小逃兵还问个不停的。”明台停了下来歪着头看着曼丽,轻飘飘的话里带着几分轻佻。

“我不怕死!我才不是这种人呢。”曼丽有些不服气。

“是是是,你不怕死。曼丽大英雄,咱走吧。”明台一把拉过了曼丽,拽着她就往家走去。


评论(2)
热度(20)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