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台丽】他生风月04

“不过这些事情以后我们都会知道的。现在我们来谈谈你住哪儿的问题。”黎初阳起身推开自家客房的门,“晚上你就住这儿,我隔壁。”

眼前一身旗袍的小女鬼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亦是极美的,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风流妩媚,眼神里却总是带着清纯之色。

“这么多年你一直被困在城墙附近,明天我带你到处转转吧,添几身衣裳。”鬼使神差地,生平最讨厌逛街的黎初阳竟然吐出了这么一句。

曼丽的眼睛笑得弯弯的:“谢谢你,明台。”

 

于曼丽是爱俏的,即使变成了个怨鬼也还是把自己打扮得齐整美丽。

知道要出门的她起了个大早开始收拾起自己来。

黎初阳起床时,正看见曼丽素白一双手,指尖沾取了些口脂,轻轻匀到了唇上。红艳艳的唇衬得那张脸更白净了,仿佛要透出光来。

曼丽的眉笔用完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不满意。看见黎初阳出来,便叫住了他:“明台!”

黎初阳一个大男人哪有眉笔那种女孩子用的东西,可曼丽却问他有没有火柴。他在厨房的柜子里翻了好久,终于找出了一盒,也不知曼丽到底要火柴来做什么。

只见曼丽取了根火柴,轻轻地擦燃。等那火燃了一会儿,在空中甩了甩,用熄掉的火柴梗画起眉来。

化好妆的曼丽转了过来,一时间黎初阳心里竟只有“天生丽质”四个字,再想不出别的形容词来了。

曼丽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愣着干嘛呢?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黎初阳撑了把长柄黑伞,把曼丽严严实实地盖在下面。然而除了黎初阳,并没有人能看见曼丽,这晴天撑黑伞的怪人一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总算到了商场,收了伞的黎初阳感到轻松不少。

曼丽几步跑在了前面,或许是出于天生对穿着打扮的热爱,曼丽觉得眼前的那些衣服虽然有些怪怪的,但还是漂亮极了。

“喜欢吗?”

曼丽点了点头,伸手指了几件,眼睛里闪着耀眼的光,“喜欢!”

黎初阳让店员将曼丽指的那几件衣服都包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他想起那年在重庆的成衣店里,也是这样。那时的曼丽,是他的妻子。

原来曼丽是他上辈子的妻子,那怎么就欠了情债呢?黎初阳突然有些不想告诉曼丽,他怕她知道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亲近自己了。

 

提了几个纸袋子路过影院时,曼丽被爆米花的香味儿吸引了。曼丽抽抽鼻子,便将两条手臂缠上黎初阳的,可怜兮兮地摇啊晃啊,“明台我们去看电影吧。”

黎初阳抬头看了眼场次时间,想要拒绝,可对上曼丽的眼睛,又变得无可奈何起来。

“前世我一定拿你没办法,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你说看《白蛇传》,我一定不会去看《木兰从军》。”黎初阳笑笑,脑子里闪过两部电影的名字,便起了调笑的心情。

“你什么都没陪我看。我记得的。”曼丽却是难得的认真,唇角抿着一道略显失落的笑。

 

后来,已经恢复了明台记忆的黎初阳才知道,原来当年拒绝了于曼丽看电影的要求,是他在曼丽殉国后的漫长岁月里,最最后悔的事。

 

这场电影是不好看的。剧情单薄,剪辑混乱。

黎初阳睡得昏昏沉沉,于曼丽看得认认真真。但比电影更吸引她的,是爆米花香甜的味道。一场电影下来,没太看懂电影要表达什么,却将整个影院的爆米花味儿闻了个遍。

 

至于那天为什么所有人的爆米花都变得索然无味,这就不是曼丽要关心的事了。


评论(4)
热度(24)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