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台丽】他生风月03

“咕——”一声,黎初阳尴尬地捂了捂肚子,“咳,你饿不饿呀,我去煮点面给你吃吧。”

“我不用吃饭的,就只是觉得肚子里好空。”

“嘿!那就是饿了。你等着。”黎初阳搓搓手,大有展一番身手的架势。将曼丽领到餐厅坐下,黎初阳站到了灶台前。轻轻一拧开关,便点起了火。

 

曼丽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向厨房里看着,这个房子里的一切都令她感到惊奇。当她看到火腾起来的时候就坐不住了,轻巧几步挪到黎初阳身后,惊讶地盯着正燃着火的炉灶,这可和认知中的大锅不同。

黎初阳正伸手取橱柜中的泡面,这才发现曼丽已然站到了身后,又吓了个冷颤,不禁埋怨道:

“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啊?”

“你这警惕性可比以前差多了。”曼丽下意识地回道,言罢却恍了神儿。明台以前是什么样子呢?

“想什么呢?我现在警惕性也不差啊。就是你走路变轻了而已。”黎初阳心里也纳闷儿,怎么就对这小女鬼有亲近的心思呢。难不成真是前世有缘未尽。

“你想吃哪个啊?”献宝般亮出几袋各不相同的泡面,又偏偏拣出那袋酸豆角牛肉面,“我猜你喜欢这个。”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酸豇豆?”曼丽歪了歪头,一脸疑惑。

“就像你知道我以前警惕性高一样。”没等曼丽回应,黎初阳就撕开了袋子,将面饼倒入了锅中。

“你别看我只会煮泡面,但我卧鸡蛋的水平可高得很。溏心的或是全熟的,任君选择。”说着单手捏了颗蛋,在锅边上轻轻一磕,蛋液落入锅中,蛋壳被随手丢在垃圾桶里。

 

也就十分钟左右,黎初阳就端了两碗面出来,将其中一碗推到曼丽面前。黎初阳便呲溜呲溜地吃起面来。偶然一抬头,只见曼丽并不动筷,双手捧着碗,闭着眼睛,羽睫微微颤动,一脸陶醉,轻嗅花香一般。奇的是热面散发出的氲氤热气似是被尽数吸净了。

“你怎么不吃啊,面都凉了。”

“在吃呢。酸酸辣辣的味道。”曼丽放下碗,一本正经,“我吃完啦。这比寺院里的香火好闻,这才是尘世的味道。”

黎初阳愣愣看着丝毫未动的面,于曼丽看见他的表情,好心地解释了起来:“我吃不了东西啦,就只能闻味道。不信你尝尝这个。”曼丽用筷子夹起鸡蛋,却因久不使用筷子而变得有些生疏,一不小心便将蛋夹破了。蛋分成了两半,中间是流动的溏心。

黎初阳将一半鸡蛋夹起来,尝了一口,索然无味。又不甘心地挑了几根曼丽碗里的面,入口依旧是没有半点味道。

“原来是你这么个吃法。”黎初阳对着曼丽轻轻笑了,却看见曼丽那双水淋淋的猫眼带着几分委屈地瞧着他。

“怎么了?”黎初阳被她看得心里一颤。

“我没吃饱......”

黎初阳又替曼丽下了包面。

 

两人吃完饭又将碗洗好了后,黎初阳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曼丽坐下。

“你来,我们谈谈以前的事。那个鬼叫什么来着?”

“赵宣怀。”

“哦对,就是他。老赵说我上辈子欠了你的?我杀了你...这应该不太可能。我欠了你钱?我上辈子不会这么没品吧。”黎初阳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

“不像是。”曼丽还真的认真地想了一想。

“那就是,情债。”黎初阳眨了眨眼睛,高深莫测地看着曼丽。

“所以你背叛了我,还不给我饭吃,把我饿死了!”曼丽突然瞪大了眼睛,举起拳头捶了黎初阳一下,“怪不得我总是饿肚子呢!”

“哎你打人还挺疼的。”黎初阳揉了揉胳膊,“这不都是设想么,你别当真啊。故事可能有另一个走向呢。”

“什么走向?”

“爱而不能。”


评论(2)
热度(19)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