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台丽】他生风月 01

开了个脑洞。。

大概就是曼丽因为执念被困在了城墙附近不能往生,但她忘记了许多事。

有一天曼丽在城墙上遇见了转世后的明台。

因为明台当年在曼丽脸上留下了一滴泪,所以曼丽对明台有天然的依附性,只要有明台在身边,曼丽就可以离开困住她的城墙。

然后就是曼丽和转世明台在不断的相处中,两人共同找回了前世的记忆,满足曼丽的愿望,让曼丽可以转世。。。

这样的一个脑洞。。虽然文笔拙计,但我还是决定试着写写。。

大概会OOC 绝对会有私设 咦?

不过私设都是助攻们。。。

--------------------------------------------------------

天阴沉沉的,似乎酝酿着雨意,却又迟迟不肯落下来。

城南背阴的那段城墙的垛口上,稳稳坐着一名少女。面朝外坐着,两条腿晃荡在半空中,悠悠荡荡的,好看极了。

“我瞧着这天阴得厉害,一想你就要跑到这城墙上面浪。”一个穿着中式长褂的青年男子凭空出现,站到了女子的身后。

女子听见熟悉的声音,连头都没回,张口便堵了回去。

“你这个人会不会说话的呀?什么叫做浪啊?”

男子闻言忙凑近过去,脸上挂着笑。

“这是我新学的词,浪,就是玩的意思,怎么样,老土了吧!哎,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就想跟你说说话嘛。”

 女子并不搭话,男子颇为无趣地另起了话头。

“哎,你看那边!就这种天气还有跑城墙上骑自行车约会的呢。”男子顿了顿,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一般,提高了音量,“你别说啊,还真是巧,他们停下来的那个垛口啊......”

坐在垛口上的少女回头看了眼男子指的那对情侣,打断了男子正要说出口的话,“知道啦知道啦,大将军你当年就是在那个垛口中箭身亡的。你个堂堂主帅杀敌无数,竟然让支流箭给挂到了墙头上,还好意思说呢,也不嫌丢人。”

“你这样说就没意思啦,好歹我这是为国捐躯,那你呢?问了你多少年,你是怎么死的,你都答不出来。”男子颇有些不服气。

“我是...怎么死的?”女子皱着眉头努力地想了想,不禁低头捂上了肚子,那里隐隐有些痛,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知道,”只好糯糯开口,“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不过我总是饿,大概是兵荒马乱时饿死的吧。”

“于曼丽,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就不要凭着一股执念把自己困在这城墙附近,你应该去投胎。”男子突然正经起来。

“我不去!我丢了东西!”女子的声音突然尖利起来,面目也变得有些狰狞,“找不到东西我是不会走的!”

“你知道你要找什么吗?你连想找些什么都不知道!”男子的反驳里带着规劝。

“可是...可是我不能走啊,赵宣怀你这个混蛋干嘛非得赶我走!”不知道为什么,曼丽的泪水便淌了满脸,浑身上下也开始疼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走就不走。”一看见曼丽的眼泪,赵宣怀便不敢再多言,匆忙哄起曼丽来。

泪水汹涌而至,视线都变得模糊。曼丽转了过来,擦了擦眼睛。

那边那对自行车骑累了的情侣似是歇好了,又扶起了车子,跨上去就骑走了。

那男孩子转过身来,曼丽看见他的一瞬便愣住了,不禁喃喃了句:“明台。”

“你说啥?”赵宣怀看着曼丽,疑惑不解。

曼丽却似没听到般,匆匆地便向那对情侣追去。

赵宣怀加快了脚步,一把拉住了曼丽,“我说你干什么呀。”

曼丽甩了甩手臂,却没甩开,“你放开我,我得跟着他!”

“你非得跟着他干嘛啊?”

“我...不知道啊...”

 

黎初阳在沙发上瘫成了一滩烂泥。阴沉的天气本就闷得他心烦,偏偏表妹非要拉着他去城墙上骑自行车。到了上面却又只有他一个人在骑。如今是腿酸头也痛,进了屋子就趴在了沙发上,动也不想动上一下。

恍恍惚惚中看见自己面前站了个身着旗袍的女子,黎初阳揉了揉眼睛,瞌睡醒了一大半。猛然爬了起来,却扯得浑身酸痛。

黎初阳龇牙咧嘴地慢慢挪到了墙角,那个女子却也一步一步地逼近他。不禁瞪大了双眼:“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看见黎初阳惊恐的表情,女子很疑惑地开口:“你能看到我?”

黎初阳三魂都吓飞了七魄,却还有心情斗嘴:“废话!”

女子的表情变得愈加迷惑,“我很丑吗?你干嘛这么害怕?”

黎初阳还没回话就吓晕了过去,因为他看见又有一个男的凭空出现了。

评论(5)
热度(25)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