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楼诚深夜60分】Love inside

 @楼诚深夜60分 

又名:我家大哥是个喜欢自残的中二病

主题是手来着~

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偏着偏着就崩了。。

-----------------------

明诚总是自嘲自己手长无肉,是天生的劳碌命。

每当这时,明楼总是要接上一句,“阿诚能为我劳碌,是明楼的福气。”

 

其实明楼是顶顶喜欢明诚的手的。

那双手白净无暇,瘦长纤细。

每当阿诚画画时,斑斓的颜料染上那双手,总衬得那双手犹如白玉一般。

 

此时明诚白玉般的手正执着一杯香槟。

他的身后是一片衣香鬓影,灯红酒绿。

流转的灯光时不时罩在他身上,显得愈发孤寂。

 

明诚感受到有人向他走近,却仍旧不动声色。

 

“阿诚先生,你好。我是藤田芳政长官的女儿,我的名字叫做藤田美咲。”妆容精致的女人先开口了。

“藤田小姐你好。”明诚抬眼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貌美的女人,状似一脸迷茫。

“阿诚先生定然很是疑惑我的来意,不知...”女人瞧瞧看了下左右,发现并没有人发觉,便继续说道,“不知76号的汪处长与明楼长官,是否有过肌肤之实呢?。”

“这...”明诚眉心一跳,万万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问这种问题,然而这事其实他也很想知道,“藤田小姐,阿诚不过是明家的一个下人,哪里会知道这般隐秘之事。”

“阿诚先生切勿妄自菲薄。实不相瞒,我对明楼长官,有几分爱慕,所以有些好奇。”藤田美咲脸一红,有些无措。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明诚暗暗腹诽了一下自家大哥的招蜂引蝶,又低声续道,“可是这事情,我是真的不清楚。”

“那阿诚先生总该知道明楼长官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吧?”藤田美咲紧追不舍。

总归不会喜欢日本人,明诚暗暗想。又想到自己的内敛和汪曼春的热烈,毫不犹豫开口说:“据我所知,明长官很是喜欢热情的女子。”

“那谢谢阿诚先生了。”藤田美咲踩着高跟鞋,头也没回地离去了。

 

只听得有人叩了几下门板,明楼还未应答,明诚开门便走了进来。

明诚走近,立在桌旁,低头将晚宴上发生的事细细与明楼讲了。

惹得明楼举起手中的报纸轻轻打了明诚一下,笑骂:“好你个臭小子!你这是把我卖了啊!”

明诚抿唇,夸张地“哎呦”了一声,回道:“那也要有人买啊。谁让我的明大长官这么招人喜欢呢。”

明诚加重了“我、的”二字的音量。明楼不禁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

明诚被那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热,挠了挠头,转移话题,“不过我看这倒是个好办法。汪曼春现在紧揪着大姐是红色资本家的事不放,这时候让藤田美咲去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也是好的。”

明楼看着阿诚红透了的脸,“阿诚倒是对汪曼春的心思了解得很。可见是同病相怜了。”

--------------------------

“哎!汪处长....”明诚拉住了闯入办公大楼的汪曼春,“先生他...”

“你给我放手!”汪曼春一下甩开了明诚,大力推开了明楼办公室的门。

明诚一下没稳住力道,手便重重压在了新来的小秘书打碎的玻璃杯上。

手掌上一下子便沁出了血珠。

 

明楼抬看了一下入侵者,合上文件,向桌边站着的下属挥了挥手,“你们先去忙吧。”

“她藤田美咲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仗着藤田长官,竟敢和我汪曼春抢男人!”汪曼春看人已散尽,不禁上前激动说道。

“曼春,你冷静一下。我与藤田美咲并没有什么交集。”明楼紧张地上前扶住了汪曼春。

“她藤田美咲这么明目张胆地示爱,我没办法冷静。我不管,师哥,这枚戒指你一定要戴在手上。”汪曼春拿出一枚戒指,霸道地戴到了明楼的手上,“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

明楼暗暗头痛,恨极了外面那个给他莫名惹了一身桃花债的小祖宗。

 

明诚送走汪曼春后,端了杯咖啡送到明楼桌前。

明楼眼尖,一下子便发现了明诚手上的伤,“你这是怎么了?”

明诚看了看中指指根上的伤,“一不小心压到玻璃上了。”

明楼嗔怪地看了明诚一眼,“也不知道小心点儿,”忽又似想起什么来,褪下了手上的戒指,递给阿诚,“阿诚啊,你去首饰店将这戒指融了。添些金,拆两枚素戒回来。”

“这戒指是汪曼春给你的?”阿诚一想便想到了。

“是,只是戒指这样的信物不能留着,当然要送还回去。”明楼实在是不想接受这份大礼。

“借花献佛,还连颗宝石都不给镶。大哥真是节俭。”

“明大管家就在眼前。小人哪敢造次?”

-----------------------------------

“曼春,你听着,戒指这东西实在是意义非凡。而且这送戒指这种事,也实在不该你一个女孩子家来主动。”戒指刚一弄好,明长官便亲至76号,向汪处长表了一番忠心。

“师哥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是想宣告我的主权。师哥,你不会离开我,娶那个藤田美咲,对吧?”汪曼春双手环住明楼的腰,头埋在明楼宽厚的胸膛里。

“曼春你放心,我与你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会轻易被藤田美咲所取代。没能给你应得的安全感,是我疏忽了。”明楼伸臂,与汪曼春拉开了些距离,缓缓说道。

明楼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首饰盒,缓缓打开,一对对戒静静躺在盒子里。

明楼取出那枚小的,执起汪曼春的左手,缓缓戴到了汪曼春的中指上。

“曼春,这是枚普通的指环,现今的局势,我并不敢给你太多承诺。你要等着,将来那枚最具意义的戒指,待你我修成正果,我会亲手给你戴上。”

“师哥,我等得起。来,我也帮你把指环戴上吧。”汪曼春泪盈于睫,此刻内心被巨大的幸福充斥着。

 -----------------------------

“大哥,戏不错啊。”明诚扶着方向盘,在后视镜中斜睨了一下在后座的明楼,“泪洒衣襟,看来汪处长这次感动得不轻。”

“这次倒真的有些过意不去。”明楼不禁揉了揉额角。

“也是,女魔头此时也不过是个沉湎于爱情的小姑娘罢了。”

一时无言。

 

“哎。”下车后的明楼猝然拉住了明诚的手,“我看看阿诚先生手上的伤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结的痂都落了。”

“等着我看看。”

明楼拉下了明诚的皮质手套。手指根部一道伤疤猛然撞入明楼眼中,显眼得很。

“可惜啊,果然留疤了。”明楼叹了口气。

“一个大男人,留点疤又算得了什么。大哥身上的疤并不比我少。”明诚倒是没什么感觉。

“说的也是,你来看看,我这个怎么样”明楼将中指的戒指褪去了一点,掌心向上,亦见中指根部一道细长的新疤。

“这是...怎么了?”阿诚不解。

“拿着信物骗了人家‘小姑娘’,总归有些过意不去,这伤疤让我时时谨记本心。但这不是重点,”明楼把明诚的手拉到自己手边,细细比对了一番,“阿诚先生看,这样可般配?”

“大哥戏瘾还没过呢?”明诚心里暖暖的,抽回了手,嘴上却是忍不住去损一损明楼。

“不解风情。”明楼摇了摇头。

“Love inside.”明诚眼中荡开笑意,看向明楼,“是这个意思吗?”

十指蓦然紧扣,明楼回看明诚,唇角轻勾,“看破不说破。”


End

------------

强行制造伤疤的我..

////////////wuli曼春姐,我们一起狗带吧/////////

评论(2)
热度(52)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