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不是什么正经人.最近搞偶.

关于

【楼诚深夜60分】早(wan)饭

 @楼诚深夜60分 

我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

明楼刚一下楼,便闻到了一阵香气。心中不禁有些悠悠然。

所谓幸福,也不过如此了罢。眼下时局莫测,也就只有在这个家中才能感受到一丝轻松。

可待他来到饭桌前,才发现桌上的饭菜简直清淡得可怜。

 

阿诚不知哪里搞来的豆渣,和白菜熬到了一起。

眼前一碗肉卤,阵阵鲜香,一碗酱油,清清凉凉。

阿诚毫不留情地把肉卤端了过去,又将那碗酱油推到了明楼面前。

明楼心想定是昨晚把明诚欺负得狠了,今早才有了这么一出来报复自己。

明楼夸张地叹了口气,“看来我明家是要破产了。早饭竟然如此寒酸。”

明诚一撇嘴,“昨日梁仲春刚给了我五五分成,勉强还可坚持几日。”

演技派明楼满脸的受伤,“那么阿诚先生,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

明诚伸手抚了抚明楼微微凸起,有些浑圆的肚子,毫无掩饰一脸嫌弃地直视明楼,

“明大长官,你是该收敛收敛身材了。”

明楼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嫌我瘦的是你,嫌我胖的又是你?”

明诚小声嘀咕了句:“你倒是不怕压死我。”

 

 -----------------------------------------

当年明诚得知明楼决定回国出任新政府财政部经济司财经顾问一职的消息时,

只沉默了一瞬,就做了决定:“我自是与大哥同进同退,生死相随。”

 

当晚明诚便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香槟红烛,气氛醺然。

明楼回家一推开门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不禁失笑道:“我怎么瞧着这颇有几分最后的晚餐的味道?”

明诚放下刚刚从厨房中端来的东坡肉,接话道:“非也,最近一个月,将天天如此。”

明楼挂了外衣净了手,入座细细端详了这一桌刚烧好冒着香气的肉菜,语调轻快,“阿诚这是中了乐透了。”

明诚取来最后一盘菜,坐到了明楼对面,却未开口,静静看着明楼的脸。

对面的青年目光深邃,唇畔犹自带着笑意,冷峻萧瑟的脸在摇曳的红烛光中变得柔和。

长时间的沉默中,明楼被阿诚看得莫名心虚,“你......”

话头刚出口便被阿诚截住,“我看大哥与汉奸,还差上几样。”

明楼没想到阿诚开口竟然说的是这个,便从胸前口袋中取出金丝眼镜带上,面上表情也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你现在看如何?”

明诚却突然站起,越过桌面,伸手欲抚上明楼的面颊。

身为特工的警惕使明楼下意识握住了明诚的手腕。

明诚却似没有受到阻碍般,纤长的五指动了动,轻轻捏了捏明楼的脸颊。

明楼手劲儿未松,明诚却展颜一笑:“大哥浑身上下十足十的斯文败类模样,只是我看,就是这身上的肉少了些。”

明楼站了起来,却没有松手,扯得明诚的身子有些前倾。明楼凑近了他的脸,眼睛直视着那双荡着笑意的眼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明诚双目清明,透着一丝执拗,“我知道。只是前路龙潭虎穴,还望大哥小心。”

明楼双唇轻起,俨然字字坚毅,“我向你保证。”

明诚抿了抿唇,又放松地开口,“我接受了你的承诺。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明楼灿然笑了,抬手揉上阿诚软贴的发,“臭小子,我保护你才是。”

阿诚抽了抽鼻子,有些不服气,“总之我会一直陪着你。”

明楼收手,先坐了下来,“好了好了。赶紧吃饭吧,折腾了这么久,浪费了这一桌子的好菜。”

 

饭后,刷过碗的阿诚一脸嬉笑地走到明楼面前调侃明楼,“对了,刚才忘记说,大哥的脸,手感当真不错。”

明楼放下报纸,身手敏捷地断了阿诚的去路,向前一手揽住阿诚的肩一手扣住阿诚的后脑,在他耳畔轻言:“我看你呀,口感更佳。”

 

他们完成了生命中的大和谐。

 

自此明诚每天做饭更加努力,誓要将明教授养肥个二十斤。

同时他自己却勤加锻炼,似乎在谋划些什么。

 

终于有一天,明诚将日月木娄压到了床上,才刚完成了亲吻,这身手依旧的明胖子就又将明诚反压了回去。

明诚仿佛听到了自己腰间咯噔一声,一口气差点儿没缓过来,“你你你,起来点儿!”

 

一夜无眠,他们又完成了生命中的大和谐。

评论(8)
热度(67)

© 高大壮. | Powered by LOFTER